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天风策略:4月下旬市场风险较大 看好6月末的成长股机会

发表于:2019-04-15 09:43:47

  1、长周期视角来看,09、12、14-15三轮信用扩张周期中,最终均是逆周期板块更加占优。

  2、顺周期板块09年相对沪深300表现最好,12年相对表现最差,14-15年表现居中。背后是信用扩张结构上的区别,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占比09年最高(52%)、12年最低(21.3%)、14-15年居中(34.1%),今年一季度为44%。

  3、因此,在短期经济复苏的乐观预期下,顺周期是交易性机会,但很难赚钱,5月经济数据证伪概率较大。

  4、分子乐观情绪宣泄后,市场逻辑重回分母,但4-5月信用扩张力度可能放缓,导致4月下旬开始市场进入整体调整阶段。

  5、6月下旬开始,经济回落的情况可能会再次提升信用的扩展力度,届时重点看好成长(创业板的估值提升和业绩加速相互配合)。

  1、长周期视角,信用扩展的拐点已经确认,拉长来看,每轮信用扩张周期,成长相对胜率更高

  年初以来,我们用“债务总额同比增速”来衡量的信用周期,已经出现非常明确的拐点。从2000年开始,中国一共经历了5轮信用扩张的阶段(图1方框中)。每一轮信用扩张的周期,对应到A股市场中,我们都可以发现一些明确的规律:

  (1)信用扩张初期,盈利不能改善,信用扩张领先盈利改善6-12个月不等。(见图2)

  (2)信用扩张初期,市场一般都能出现估值修复,赚估值提升的钱。

  (3)信用扩张后期,企业盈利回升,但高利率和收紧的货币政策,导致杀估值。

  (4)信用收缩阶段,市场全面杀估值,只能赚盈利增长的钱。

  对于大类风格而言,在每轮信用扩张周期中,拉长来看,逆周期板块,比如成长风格的获胜概率总是更高。这与每一轮信用扩展周期中,基准利率的同步下调有重要联系。

  在3月经济数据暂时改善的情况下,短期降息的必要性不足,但是在本轮信用扩张的过程中,为了托住6.2%-6.3%的经济增长底线,以确保2020年GDP翻番的任务,降息仍然是储备工具之一。

  2、信用扩展阶段,顺周期板块的表现,取决于信用的结构

  顺周期板块在信用扩展阶段的表现,取决于盈利改善的幅度,而盈利改善的幅度则有赖于信用的解构。

  我们以信贷中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占比,来衡量信用结构的优劣,和盈利未来改善的力度。

  (1)2009年的信用扩展周期中,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的整体占比为52%,信用结构非常不错,对应盈利改善幅度较大,从而顺周期板块相对表现较好。

  (2)2012年的信用扩展周期中,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的整体占比为21.3%,信用结构非常差,对应盈利改善幅度较小,从而顺周期板块相对表现较差。

  (3)2014-2015年的信用扩展周期中,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的整体占比为34.1%,信用结构一般,对应盈利改善力度一般,从而顺周期板块相对表现也一般。

  2019年的信用扩张中,截至目前,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的整体占比为44%,介于14-15年和09年的情况之间。

  3、短期经济复苏的预期过于乐观,顺周期是交易性机会,5月经济数据证伪概率较大

  从上面的情况可以看到,目前介于14-15和09年之间的信用结构,从逻辑上来看,对应顺周期板块应当有一些超额收益,叠加目前市场对于当前经济企稳的乐观预期,短期来看,顺周期板块有一定补涨和交易性的机会。

  但当前格局下,周期板块的钱不好赚,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目前马上进入一季报密集披露窗口期,周期股的盈利方面,好消息不多。

  二是从估值修复的角度,上图中,周期股年初以来没有大幅落后沪深300,修复空间并不显著。

  三是从盈利复苏的情况看,5月经济和盈利数据证伪的概率较大。

  以工业企业盈利为例,过往在“量”的因素弹性较大的情况下,工业企业盈利(名义指),往往与工业增加值同步见底,且领先于“价”的因素(PPI)。

  但是自2012年之后,随着经济增长进入窄幅波动的区间,“量”的因素在失去弹性,工业增加值对工业企业盈利的影响在弱化,而“价”的因素占了主导,因此,工业企业盈利与PPI的变化几乎同步。

  2018年的5-8月是PPI基数最高的阶段,单月同比都在4%以上,对应2019年的5-8月,如果不出现新的涨价因素,那么通缩的概率就非常大,也是同时是工业企业盈利今年二次探底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