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李克强回应裁员问题:保经济 首先要保就业

发表于:2019-03-16 07:08:14

  “要确保不出现零就业家庭,对那些容纳劳动力比较多的企业要给政策优惠支持。就业好不好,这本身也是经济好不好的一个重要体现。”

  3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中外记者并答问。李克强在记者会上回应了裁员、就业难的问题。他坦承,在中国现代化进程当中,就业会始终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李克强还提到,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首先是要保就业,就是不出现失业潮。今年将继续保障重点人群的就业,包括大学毕业生、复转军人、转岗职工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采访企业界全国人大代表以及屡屡传出裁员风波的互联网公司,了解到了各行业就业现状。值得注意的是,技能型人才在就业市场依旧被看好,比如保洁、月嫂、焊工等。接受采访的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也表示,目前他们学校焊工专业比IT就业更好。

  确保不出现零就业家庭

  稳就业是中国历次稳增长的首要政策目标。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强调稳增长首要是为保就业。

  在今年两会上,58集团姚劲波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内的采访时直言,2019年的春季是跳槽率最低的时期,企业招聘活跃度在降低,个人简历在增加。

  就业问题在2019年似乎显得更严峻一些。李克强在回应记者关于企业裁员的问题时说:“看来你确实感受到就业是个难题啊。在中国现代化进程当中,就业始终会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李克强表示,中国每年新增城镇就业劳动力1500多万,未来几年不会减,而且还要给几百万新进城农民工提供打工的机会。所以政府把就业优先的政策首次和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并列为宏观政策,财政和货币政策不管是减税、还是降低实际利率水平,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围绕着就业来进行的。

  李克强解释,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首先是要保就业,不许经济滑出合理区间,就是不让出现失业潮。我们要多措并举,对一些重点人群要继续保障他们就业,像大学毕业生、复转军人、转岗职工等。今年的高校毕业生又达834万,创历史新高。

  他承诺,要确保不出现零就业家庭,对那些容纳劳动力比较多的企业要给政策优惠支持。就业好不好,这本身也是经济好不好的一个重要体现。

  互联网“裁员挤泡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今年传出裁员风波的企业,以互联网科技企业居多。“不降薪、不裁员”成为部分企业界代表对媒体释放企业稳健信号的口头禅。

  2019年2月,滴滴出行宣布进行人员优化,“裁员”规模涉及2000人,占比达到15%;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春节前后,网易严选、网易考拉、网易味央等网易旗下多个部门出现大比例裁员。

  一位AI产业界的全国人大代表在2018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释放招贤纳才的信号,称“招人的钱都没花出去”。今年该企业一度传出裁员风波。2019年两会期间,他再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今年人员保持规模,微量增长”。

  2015年前后开始的一波又一波“风口”,涉及的行业包括大数据、AI、VR/AR以及O2O、P2P、科技金融、区块链等,一批批创业公司拿到融资,相关领域的技术、营销和公关人员等薪资远高于传统行业。

  2019年和四年前相比可谓冰火两重天。3月15日,最近正在招公关的北京中关村某互联网公司公关王韬(化名)介绍,他们很快收到了数十封简历,虽然招的是普通初级岗位,但很多求职者都30多岁,有一定的经验,不少来自互联网行业的创业公司,可见当下互联网行业的公关工作并不好找。

  “我们本想招重点本科且有几年经验的90后,没想到收到很多80后的简历。”王韬说。王韬自己也很焦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就在物色跳槽机会,他向记者盘点了他“盯着”的几家互联网头部公司,要么不招人,要么就是刚传出裁员消息,他认为2019年不适合跳槽。

  3月15日,一直在大数据、AI产业风口的数据堂创始人齐红威介绍,目前他们业务比较稳健,仍在小规模招人,往年大家会选择拿完年终奖春节后换工作,但2018年冬天他就收到了不少简历,有些简历应该是被科技企业“优化”出来的。

  “最焦虑的应该是中层,结构优化调整后,中层管理岗的位置少了,有些中层不知道去哪里。”3月15日,一家市值在全国靠前的互联网公司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层裁员是必然,整体在控制人力成本。

  技术人才“抢手”

  李克强在回答记者问时特别提到,今年将有843万的大学生毕业。两会上很多代表建言发展职业教育,技术人才就业市场吃香。其中湖北潜江市长谈到,当地职业技术学院培养普通专科层次的小龙虾产业技能型人才还没毕业就被抢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尽管一些生活服务类的O2O平台在近两年接连倒闭,但此类行业技师从业者的薪酬节节攀升,比如保洁员、月嫂、按摩师、健身教练等。

  3月15日,北京一家体能训练营的教练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她的私教课程今年已经涨价到每小时900元,一个月她能教100节课。优秀的教练在健身行业很吃香,她自己每月也花不少钱参加行业的培训和考证,提高专业水平。在这个训练营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熟悉的几位教练,有的是学新闻专业,当过电视台编导,还有的是学土木工程,做过建筑工程师,因为热爱投身到健身行业,收入并不低于过去所在的行业。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既有利于缓解当前就业压力,也是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战略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