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专访MSCI谢征傧:争取剩余80%纳入因子 A股要解决四大问题

发表于:2019-03-02 11:36:24

  北京时间3月1日上午6时左右,MSCI宣布在2019年底前将分三步将A股纳入因子从5%增加到20%(此前MSCI提议分两步完成纳入),中国中盘A股(包括符合条件的创业板股票)也获纳入,预计当A股未来被100%纳入时,被动资金流入量将总计达到约800亿美元。

  随着纳入因子不断提升,外资机构对于A股市场的准入性、衍生品等风险管理工具的可获得性以及交易机制等问题无疑将提出更高要求。那么在未来几年要争取这剩余的80%纳入因子,中国A股还应该做出何种努力?

  对此,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了MSCI亚太研究部主管谢征傧(Chin Ping Chia)。他本人在近几来也始终积极地与中国证监会、几大交易所、海外投资机构等相关方面就纳入A股事宜进行问询、沟通和协调。他表示,去年年中基于互联互通机制下初步纳入A股后,国际投资者反馈积极,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停牌机制等核心问题都出现明显改善,因此使得扩大纳入因子至20%成为可能。

  谢征傧表示,如果要在未来几年进一步争取剩余的80%,关键在于要使得一些机制和做法上更加与国际标准接轨,四大关键分别是:提升外资机构对于对冲、衍生工具的可获得性,满足风控需求;使中国境内较短的股票资金交割周期(T+0)与国际接轨(T+2);逐步向使用综合交易账户机制(Omnibus trading mechanism)过渡;化解互联互通机制下的假期风险问题。

  风险管理工具重要性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MSCI是国际上最为重要的指数提供商,但其实MSCI在股票投资组合风险管理上也在业界领先,海外及中国境内众多机构投资者都广泛使用MSCI的Barra风险模型来对投资组合进行风险分析、优化组合表现。去年,MSCI 投资组合分析部门也推出了新股票模型CNLT&CNTR,旨在更好地反映出中国境内市场独特的风险风格、助力A股投资。

  目前而言,最为关键的问题可能就是风险管理工具。随着未来A股纳入比例的不断提升,此前看似可忽略的问题对外资而言变得愈发重要。

  “针对中国境内衍生工具(特别是股指期货)尚不足的问题,MSCI近期和证监会等密集沟通,在监管层的大力推动下,股指期货等规则已有所放松,QFII/RQFII的合并以及扩大投资范围等的提案,也意在让海外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等衍生品交易。就大方向而言,我们认为中国监管层有意愿向国际投资者开放市场。”谢征傧告诉记者。

  去年12月2日,中金所宣布为股指期货松绑,具体包括:下调保证金比例,日内过度交易监管标准从20手调整到50手,套期保值交易开仓数量不受此限,平仓手续费从万分之6.9下调至万分之4.6。

  今年1月31日,证监会宣布,就修订整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境内证券投资管理办法》、《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境内证券投资试点办法》及相关配套规则形成的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主要修订内容包括:将QFII、RQFII两项制度合二为一;扩大投资范围,包括金融期货、商品期货、期权等具体品种,这对于注重风险管理的外资机构而言无疑是重大利好,也有助于加速外资流入。

  尽管上述都是积极的进展,不过谢征傧提出,目前沪/深港通仍是所有外资可以参与A股投资的唯一通道(并非所有外资都有QFII额度),“但外资在互联互通机制下则无法充分使用上述对冲工具来进行风险管理,这一问题需在未来进一步改善。”

  “毕竟现在只是20%(的纳入因子),未来还有80%。避险工具的参与门槛需要进一步放宽,让国际投资者能够充分管理投资组合的风险。”他称。

  资金交割周期应进一步与国际接轨

  MSCI此次还特别提出了中国资金交割周期短(short settlement cycle)的问题,这也对海外投资者的资金周转造成了一定问题。

  谢征傧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中国现在实行的是股票T+1、资金T+0的交割制度,而国际普遍的惯例则是股票T+0、资金T+2的交割制度(即卖出股票后,资金要2个交易日后才会到账)。

  看似是走在国际标准前列,但中国较为短促的交易收割期限究竟造成了问题?谢征傧告诉记者,“很多海外投资人管理的不仅是中国投资组合,而是全球投资组合,例如此次MSCI扩大纳入A股,外资如果需要加仓A股,那么可能就需要先把其他股票卖掉,才有资金去买A股。但是,在不同交割制度下,外资卖了其他国家的股票后,需要等待两天资金才能到账,但中国这一头可能就已经需要付钱了,这种割裂可能会导致现金周转问题。”

  谢征傧也坦言,“短交易期”一直是国际社会要迈向的一个目标,美国早年交割周期长达T+5(即卖了股票五天后才能拿到钱),在不断的进步下目前已经达到T+2。“也可以说中国的制度走在了国际前列,但走在最前、跑得最快并不一定最好,更重要的是能否和国际金融体系、国际标准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