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武汉书店纪行:书业是否将被知识付费取代?

发表于:2019-03-02 01:27:42

江汉楼阁殊胜,白云千载悠悠。

我在长江头回望,君在虹中走。

踩着弹格路,穿过青年学生燕集的昙华林,终于在一所破旧房子的二楼找到“时间书局”。此时天色刚擦黑。简朴且华丽的木质转门,被固定起一个斜斜的角度。侧身走进,三进的铺子里,三三两两书,三五读书人。进门处的大躺台上,散叠着老底子艺人的海报。墙上摆饰着黑胶碟片,长长三架图书,间隔出几条走廊,横着延伸至店铺深处,廊底是一圈吧台、一排木桌,桌面小小的标牌:消费入座。一笑。对着用警戒线拦起的舞台拍了照。手机快门“咔咔”,成了仅有的交流。

同伴定下了晚餐,是在户部巷里的百年老店“老宅藕香”。闻香跑死马。钻进昙华林边的窄巷子,走胭脂路,绕粮道街,穿青龙巷,时而攘攘,时而寂寂。疾走间,瞥见巷子口有一家旧书店明亮着白炽灯,密密叠叠的泛黄纸册间,一个挎着背心的中年人,正光着脚丫,半躺半坐。店外毛笔写就店招,“泉之旧书社”,其下的纸箱子里似也放置着书法挂幅,箱上书:十元每幅,婉谢言价。一切如昨,又不如昨。待走到民主路上的小饭馆,发现早已客满,掇一条矮凳,望着古色老宅两边,几家“夜色”KTV里透出奇诡颜色的彩光,等着一品洪湖藕、武昌鱼。武汉的夜晚里,到底还有什么?

武汉书店纪行:书业是否将被知识付费取代?

泉之旧书社

到武汉前,已久闻湖北武汉独立书店林立,乃不可错失之胜景。可惜,终因行程太紧,错过了“文泽尔书友会”“卓尔书店”“邗江古籍”等店。于是,到底与武汉的书店江湖,只得见半壁之缘。又兼没能亲至计划内的汉阳物外书店总店,仅顺路在江汉路店匆匆一览,更可惜与武汉的书缘尚浅。

不过,缘浅缘深,少尽缱倦,与视觉书屋段先生聚餐,与文华书城的冯店长共饮,皆是难得的缘法,为武汉四天三夜行程的高光时刻。

问及书店往事,段先生灯下侃侃,谈兴极佳。忆数廿余年前初创以美术特色书店,此后起起落落,无不与书业环境相连。书市兴,而店业兴;网市起,而店渐衰。身处这一互联网逐渐改造诸般业态的转捩点,未来的一切都仿佛迷雾中。书店是否将被网店覆盖,图书行业是否将全面转入网络的知识付费?书,是否正迎来终局?这样的问题本身,已给所有爱书惜书的人带来恐惧,无论心中揣想的答案如何。艾柯曾撰文讨论“书是否终将被互联网取代”,戳准了时代痛点,之后每年接受采访,都被重复问到这个问题。于是,便将之前的文章,复制粘贴。“再没有比印出来的文字更容易被遗忘了。”艾柯猜想,要么是公众舆论(至少是记者)抱持着这个想法,要么是因为这些记者觉得他们的读者,都这样想。段先生聊兴甚佳,不知不觉,竟过了约定好要回家的时间。匆匆告别。段先生说,明日与家人出游,经营书店,万般不由人,这次总算抽出时间来,定要好好准备。

无论读书撰文,即便是纪行,总习惯寻找足以撬动内容的支点。人就是如此希求意义的物种。因此人类记住某些事的时候,兼且遗忘更多的事,通过对无义信息的销删肢解,我们收获完整。

初抵武汉的第一夜里,即使有美丽的鹿书编辑陪伴,江汉物外给我留下的印象依旧只是西方古典主义的外观与内里现代而美妙的装潢。柜台前摊着记述武汉华洋并包历史的新版绘本,一条红线斜斜地分出世界文学与躺台展示空间。下班时间,四周零零散散,都是读书的人,木质书架映出暖黄色的光晕。我尚在寻找意义。

武汉书店纪行:书业是否将被知识付费取代?

视觉书屋

第二日拜访隔了长江的视觉书屋,走出地铁就见到两三家以“达”为名的画室,“达标”“达达”,谁能不求闻达于世?门前成排停放的车辆,更显真实的“视觉”不如图画美好。黑白间隔的线条设计,暗示着店主人段先生的专业背景,两进的店铺显得稍稍有些狭窄,陈列紧凑的书架之间,仅留一人行走的空间,迈进去,就仿佛跌进了爱丽丝的仙境迷宫。要怎样才能让我这样的纯外行理解,满满地摆在书架上那一串名字,德加、穆夏、马蒂斯……书法、绘画、摄影、设计,那些陌生的领域仿佛一堵墙,牢牢将我挤压在走道间。在那一时刻,架上的书召唤着我进入这个世界一窥究竟,从心底冒出的陌生与羞怯,却将我牢牢按在原地。是否我惯常认为的“有趣”好书,也自己周围竖起一道迷墙?相信对于美术专业的读者来说,视觉书屋定是值得朝见的圣地。回身找人,同行的设计师果真已藏身书海,寻不见踪迹。但它却不一定是我的圣地。一番挑挑拣拣,最终选购了一本带着“i”标签的《生活工艺时代》,由日本工艺家三谷龙二主编,集结了十多位倡导“生活工艺”设计师的作品,以及一套由企鹅出版书目封面翻印的明信片,恰恰与我所关照的“日常”和“出版”两个关键词相切。结账时,店员小姐热情地为我找寻手机上的折扣信息,异常熟练。这一细节与书店周边学生群体的价格敏感相映,“踢踢踏踏”地将我心中的抒情,按得愈见斑驳。

武汉书店纪行:书业是否将被知识付费取代?

文华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