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中国经济有望在一季度企稳?

发表于:2019-03-01 15:17:46

  2月下旬以来,A股成交量连续两天突破一万亿,中国经济企稳了吗?

  虽然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定向宽松的货币政策及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已降低经济的大幅波动风险。今年一月份金融数据一方面显示,中长期信贷开始回暖。居民部门的中长期信贷同比多增加1059亿元,同时短贷过快增长的势头得到遏制。企业部门的中长期信贷同比多增700亿元,摆脱2018年的疲弱趋势,表明“宽信用”正在由短端向长端传导,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相应增强。另一方面显示,债券融资继续发力。1月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多增3768亿元,同比多增幅度连续三个月扩张,表明随着“宽财政”政策的落地,市场避险情绪渐次舒缓,对资金供给的抑制减弱。

  宽货币带动宽信用

  “2019年1月‘宽信用’的力度和结构双双改善,货币政策的传导渠道渐次疏通,有望引导中国经济在一季度企稳。”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程实以及工银国际高级经济学家钱智俊认为,2018年12月至今,“宽财政”的积极发力正在打破货币政策的结构性瓶颈,加快“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

  “金融数据传导到实体经济的增长需要时间,所以我还是认为,二季度企稳的可能性比较大。我已经是乐观的判断了,大部分人还要悲观。这次传导的‘时滞’比以往长。”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向经济观察网记者称。此前他从消费、投资、对外贸易和相关政策措施分析,我国经济二季度有望企稳。

  “2019年在减税降费、宽货币带动宽信用,以及外部环境改善等多重利好作用下,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有望实现筑底,而下半年经济可能会有所反弹,今年中国经济有望前低后高。”京东数科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政策利好带动2019年资本市场小阳春,未来如能有资本市场改革深化、长线资金入市等新的政策利好出台,A股的补涨效应有望延续。

  “预计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主要体现在上半年。随着宏观政策的效果显现,下半年经济运行向下的压力将趋缓,全年增速将缓中趋稳。”毕马威中国发布的《2019Q1中国经济观察》显示,针对内外部经济环境出现的显著变化,中国也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加强逆周期调控,通过定向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降低经济大幅波动的风险。

  货币政策方面,2018年至今,央行已实施了5次降准(去年4次,2019年初的1次),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相对充裕。财政政策方面,政府正通过减税降费、增加财政支出等方式加大对总需求的扶持力度。

  失业压力未上升

  然而,另一方面国内极具创新能力的互联网公司却在不断向外宣布裁员信息。从去年下半年刮起的互联网公司裁员狂风愈演愈烈,诸如美团、滴滴、网易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相继被曝出“裁员”。

  “就业市场景气度下降。”2月23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发布《CF40季度宏观政策报告》显示,2018年4季度末,制造业PMI与非制造业PMI中的从业人员分项指标为48.0和48.5,分别比今年3季度末下降0.3和0.8个百分点。2018年国家统计局开始发布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显示,12月,城镇调查失业率和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4.9%和4.7%,均较今年3季度末持平。 “没有明显证据指出失业压力上升。”另一份来自华创证券分析师张瑜团队的报告显示,截至2月28日,除上海外,各地区返岗率超8成、开工率超9成,且较上年均有提高,而广州、深圳两市半数企业有扩招需求。

  然而,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

  中国人民银行《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总体延续复苏态势,但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不确定因素增多。中国经济保持较强韧性,但在新旧动能转换阶段,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暴露增多,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较为突出,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中国经济面临破位下行风险。”在张斌看来,经济是否破位下行,判断标准不在于GDP增速高低,而在于GDP通胀因子高低。GDP通胀因子过低意味着经济运行低于潜在增速,经济过度下行,根据数据及模型测算,未来价格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历史上低价格水平会伴随着着经济低迷、工资、利润和税收增长大幅放缓,企业债务压力凸显。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万博兄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滕泰表示,中国经济如果房地产不出问题的话,大致可能在2019年中期会触底企稳,2019年不但是中国经济企稳和转折之年,同时也是经济结构的转型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