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海通宏观姜超:农民工返乡就业成常态 为何成为主流

发表于:2019-02-28 08:14:07

  农民工占据我国人口总数超五分之一,其就业、收入等情况不仅关系到短期经济企稳修复,也影响着长期经济增长潜力,因此,本报告对此进行展开分析。

  农民工增长放缓,返乡就业成常态。近年来农民工人数的增长陷入停滞,18年农民工总量增速尚不足1%,创下09年以来历史新低。而我们发现,农民工增长放缓并非由于其向农业转移。城镇化才是农民工增长减速的根本原因。14年以来农村户籍人口总量每年减少规模均在1000万人以上,农民工数量增长随农村户籍人口的减少持续减速。而从结构上来看,农民工返乡成为常态。越来越多农民工选择回到家乡,而非外出打工,即便是外出农民工中省内就业的也越来越多,“春运大军”的消减侧面印证了农民工的返乡趋势。

  农民工返乡,何以成为主流?目前外出与本地务工农民工之间收入差距仍不断走扩,外出务工看起来优势尚在,为何返乡成为农民工主流选择?首先,城市生活成本上升,开销日益增加。14年以来,城市生活成本上升速度持续快于农村,更值得注意的是,18年以来城市房租水平经历了较大幅度的增长,而外出农民工居住成本约占生活消费支出的45%左右,房租水平的上升无疑为其带来了不小负担;其次,城市就业环境景气下降,农民工首当其冲。农民工在城市所面临的就业环境也已大不如前,制造业和建筑业从业人员占农民工总量一半左右,由于受到经济下行的冲击,19年初两大行业PMI就业指标均处低位,意味着就业压力上升。年龄结构变老,受教育程度有限。此外,农民工群体正在不断变老,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由08年的11.4%升至17年的21.3%,九年间提高近十个百分点,而其受教育程度也较为有限,在经济转型期对从业人员知识水平要求的上升,加之劳动能力随年龄增长下滑,因此雇主在做出雇佣选择时会更为慎重。最后,家乡发展可喜,吸引农民工回流。家乡发展的向好态势也吸引农民工回到本省或本镇就业。时至今日,农村的基础设施日益完善,99.4%的乡镇已通硬化路面。由于基础设施条件的成熟,以及东部省份转型发展的现实需要,中西部的传统农民工输出大省将承接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作为盘活地方经济的重要抓手,产业的迁移也促进就业人口回流。政策层面上对于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也给予了大力支持,15年国办就已印发《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指出要为农民工创造更多就地就近就业机会,农民工返乡良好局面业已形成。

  城市生活成本上升,农村零售增长有限。农民工返乡会给我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对于城市来说,这意味着劳动力成本增加,最终可能带来城市生活成本上升。对建筑业等行业而言,成本上升或可通过不同方式化解,但对于部分服务行业,农民工返乡带来的成本增加可能很难消化,并且服务需求相对旺盛,因此价格上涨在服务消费中或体现得更为明显。零售增长空间有限,耐用品渐饱和。对于农村来说,目前返乡农民工收入水平仍然不高,因此即便是农民工逐渐返乡,其购买力或也难以支撑零售消费增速的高企,并且,目前农村居民耐用品拥有量已渐饱和,刺激农村消费的政策效果料将有限。然而,农村人口结构已经偏老,养老、医疗和老年文化等服务消费具备一定发展前景。激活内需更好发展,多措并举提高收入。返乡农民工发展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提高收入上来。首先,政府部门应该大力降低农村经营者成本,减税降费缓解负担;其次,农民群体要开拓思路,与创新的业态多结合;最后,发展上还需要金融部门通过多种方式予以资金支持。返乡农民工是农村的财富,农民兄弟一定会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

  18年经济寡淡收官,随着经济增速日趋放缓,就业压力也随之上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19年要强化逆周期调节来稳定总需求,同时将稳就业放在突出位置。而农民工占据我国人口总数超五分之一,其既是重点就业群体,又是内需扩张必不可少的来源群体,农民工的就业、收入等情况不仅关系到短期经济的企稳修复,也影响着长期的经济增长潜力,因而,本报告对此进行展开分析。

  1。 农民工增长放缓,返乡就业成常态

  1.1 农民城镇落户,农民工增长停滞

  农民工总量增长“停滞”。根据统计局对农民工群体的跟踪调查,我国农民工总量自16年以来已突破2.8亿人,18年农民工总数2.88亿人,约占我国总人口的21%。但近年来农民工人数的增长陷入停滞,14年开始农民工人数同比增速就已降至2%以下,18年增速更是不足1%,18年农民工人数比17年仅增加180万人左右,双双创下09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从理论上来看,可能造成农民工总量增长放缓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农民工就业选择的转变,从非农产业向农业扩散;二是农民人口数量的减少。

  农民工回归农业?答案是否定的。然而,我们发现,农民工人数增长的放缓并非来自其就业选择的变化,自03年以来农业就业人员数量一路下滑,占全国就业人员比重更是不断下降。17年农业就业人员数量较16年减少超过500万人,农业就业人员占全国各行业就业人员比重已不足27%,日益减少的农业就业人员数量意味着农民工并未向农业产业大规模转移。

  城镇化才是农民工增长减速的根本原因。排除了向农业生产回归的影响,农民工人数增长放缓主要同农民人口数量减少有关,这背后反映的其实是城镇化进程的持续推进。17年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已从11年的35%左右提高到42%,14年以来农村户籍人口总量每年减少规模均在1000万人以上,17年更是超过了1400万人,随着农村人口到城镇落户,这部分人口不再计入对农民工的统计,农民工数量的增长自然也随农村户籍人口的减少而持续减速。

  1.2 农民工返乡就业,春运大军消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