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2019中国宏观经济:谁得益?谁乏力?

发表于:2019-02-27 19:39:51

  展望2019年的中国宏观经济,价格水平处于较低水平,实体经济仍面临总需求不足的挑战,然而资产价格面临向上调整的机会。摆脱有效需求不足的关键举措在于三个方面,财政开前门、金融补短板以及改善房地产市场供给。

  IS向左,LM向右

  IS向左。IS曲线被用来描述在产出和利率空间内的商品市场供求均衡。让这条曲线向左移动的通常是两股外生力量,一是外部需求下降,二是财政支出下降。这两股力量也恰恰是中国经济正在面临的变化。

  2018年2季度以后全球经济的景气程度开始从高位持续回落,全球贸易也随之持续回落。从过去几轮全球景气周期变化的规律来看,全球经济景气程度回落未来几个季度还会持续下去,这对中国的外需构成了负面影响。

  财政支出方面,尽管政府强调要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但是政府总支出增长是在放缓而不是加快。2017年政府公共财政支出和政府性基金支出之和的同比增速12.5%,2018年上升到13.2%,仅从此来看政府支出有小幅增长。如果把政府主导的基建活动也包括内,2017年(公共财政支出+政府性基金支出+基建投资-民营部门基建投资-预算内基建投资)口径下的广义政府支出增速13.2%,2018年9.9%,广义的政府支出增速在下降。2018年政府采取了减税政策,据财政部长刘昆称2018年全年减税降费约1.3万亿元,这些税费转化为居民和企业的收入,但不会全部转化为新增支出。即便这些减税降费全部转化为支出,也还是不足以保持与2017年相同的广义政府支出增速。

  在当前对基建项目的融资机制安排下,即便大量增加专项债也难以让广义基建投资有显著大幅回升。最突出的矛盾在于目前中国的基建投资越来越多地集中于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2018年这类基建投资8.2万亿,占全部基建投资的48%。这些投资的公益性特征明显但是商业回报率很低。过去大量低收益的基建投资项目是凭借地方政府信用从商业金融机构融资,并形成了庞大且难以偿还的债务。在地方债务管理新规和资管新规双重作用下,地方融资平台缺乏意愿也很难再从商业金融机构融资,而财政对整个基建投资的预算内资金安排只有2万多亿,对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只有1万多亿,远不足以覆盖公益和准公益类基建投资。专项债对基建投资能起到一定促进,但是2万多亿的专项债更多也是覆盖那些有较好投资回报的项目,难以支持大量缺少现金流回报的项目。近期内还看不到这种格局会有大的转化,公益和准公益类投资的融资机制破旧未能立新,对今后的基建投资形成拖累。

  IS-LM曲线移动


  LM向右。LM曲线被用来描述在产出和利率空间内的货币市场供求均衡。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和全社会信用扩张的持续放缓,货币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可以分为两类,一是保障市场上流动性合理充裕,二是激励金融机构对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融资。前一类的措施包括降准、再贷款和再贴现、增加中期贷款便利(MLF)、新设定向中期贷款便利(TMLF)等。这些措施保证了市场上流动性合理充裕。银行间市场利率保持在低位,存款类金融机构7天银行间质押回购加权利率(DR007)显著下降,各种期限结构的国债到期收益率显著回落。

  第二类措施包括扩大MLF抵押品范围、再贷款和再贴现、完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考核口径、在宏观审慎评估中增设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专项指标、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利用央票互换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等。央行行长易纲还提出研究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缓解股权质押风险,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股权融资。这些措施减缓了信用收缩,并带来了信用风险溢价下降。AA级和AAA级企业债券利差从2018年3季度末的1.04%回落至4季度末0.99%。部分中小民营企业以及政府融资平台扎堆的低信用企业债券融资略有回暖。低信用等级(AA-)地方融资平台债券利率回落,从2018年3季度末的7.8%下降至4季度末的7.2%。

  资产价格得益,实体经济难见起色

  双重力量推动利率下行,总需求扩张效果不佳。LM右移和IS左移都会起到压低利率的作用。在更充裕的货币供应环境下,更低的利率才能让商品和货币市场同时达成均衡。基建和外需乏力环境下,同样需要更低利率才能让两个市场同时达成均衡。两股力量的共同作用下,利率面临双重下行压力。但是,总需求扩张效果并不明显,基建和外需乏力抵消了货币政策对总需求的扩张作用,总需求未必因为更低的利率水平有显著扩张。

  资产价格得益。这种环境对资产价格形成了利好。低利率对资产价格形成了有利支撑。IS曲线左移,总需求难以有效扩张,名义GDP难以有效扩张,企业利润不佳。但是从前瞻性预期的角度看,低利率对总需求的扩张作用可能还会进一步发酵,而实体经济虽未扩张但止住下滑步伐,企业未来盈利预期有望改善,对资本市场估值也形成了利好。

  上一轮IS曲线右移与LM曲线左移同时发生的时间是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2014年7月,包括了基建支出在内的广义财政支出累计同比增速开始从17.7%快速下降,进入2015年以后开始回升但整个2015年保持在8.6%相对较低水平。在2014年7月到2015年12月,7天回购利率月均值从2014年7月的3.85%先升至2015年2月最高点4.65%,随后下降至2015年底的2.49%。在广义财政支出低位和利率震荡下行的过程中,上证综合指数月均值从2015年7月2051的低位快速上升,截至2015年位于3569的高位。

  三支箭应对总需求不足

  中国经济面临总需求不足和经济破位下行风险。当前应对经济下行的政策手段,从数量上看不足以弥补传统信用扩张渠道的缺口,从机制上看也不能确立新的信用扩张渠道。信用扩张不能尽快恢复,中国经济会破位下行,债务风险会重新突显。保住前期化解金融风险的政策成果,同时避免经济破位下行,需要建立信用扩张的新机制。要建立信用扩张新机制的重点内容由以下几个构成要素。

  1、财政开前门。在机制设计上为新增公益和准公益类基建投资做出合理融资安排,将地方政府平台的公益和准公益类项目的历史债务置换为政府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