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商务部:暂停直销审批备案 对违法违规经营问题严肃打击

发表于:2019-02-14 16:48:36

  今天(2月14日)下午三点,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高峰就近期商务领域重点工作情况进行发布,并回答现场媒体的提问。

  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商务部目前已经暂停了直销的审批备案工作。全面梳理排查直销企业情况,对发现的违法违规经营问题,要严肃打击。

  【相关报道】

  直销背后的故事:是“洪水猛兽”还是“钱景无限”?

  临近2019年春节,就在权健公司违法违规事件引起直销行业监管风暴和“保健”行业治理行动之时,赵虹又一次收到来自母亲陈女士的推荐,这次是建议她佩戴一款保健项链治疗咳嗽。这个建议激怒了赵虹,与母亲再度争吵一番。

  赵虹认为,母亲完全被“洗脑”了,“身体不舒服了不去医院看病,反而相信那些吹的天花乱坠的保健品。”但在陈女士看来,保健品并不是“洪水猛兽”,推荐给女儿的都是经自己使用后证实有效的产品。

  2018年12月25日,医学科普公众号丁香医生推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权健事件”开始发酵。随后,相关部门开始集中整治保健食品和保健器械行业存在的虚假宣传、虚假广告、制售假冒伪劣产品、违规直销和传销,以及以“保健”为名开展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

  一石激起千层浪,直销行业和保健品又一次被推至舆论潮头。有人认为保健品是骗局,有人将它们作为延年益寿的法宝;有人认为直销是披着“合法”外衣的传销,有人试图将直销作为奋斗的事业。

  “小区里每天早上的保健品宣讲课、朋友圈里无孔不入的微商,不论接受与否,与直销有关的东西越来越充满我们的生活。”赵虹说。

  有特效的穿戴用品

  今年54岁的陈女士可以说是一位资深直销产品使用者,接触直销产品已有15年时间。最早的时候,她经人推荐开始使用一些直销品牌的保健食品和日化用品,如今家里吃的、穿的、用的物品,很多都已经替换成了各种具有保健功效的直销产品。

  陈女士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现在家里用的最贵的一款产品是一张购于6年前的磁疗保健床垫,价格一万多元。“单看床垫的价钱,肯定不便宜,但是它有治疗功效,睡在上面身体特别舒服,并且可以使用很长时间。”陈女士回忆,使用床垫的第一个晚上,身体就感受到反应,现在还在用着。

  而购买得最多的还是保健服装,从头到脚全都配置到位,包括帽子、眼罩、内衣、睡衣、袜子、配饰等。据陈女士介绍,这些服装使用具有打通身体微循环的面料制作而成,有排毒的功效。升级后的面料更是包含一种叫做“甲壳素”的有机化合物,对人体有诸多好处。

  谈及为什么会如此偏爱这些有保健功能的生活用品,陈女士解释到:“如果一个人身体健康,没有任何问题,那他肯定不会相信这些东西。但是对于像我这种身体不好,有保健需要的人来说就不一样了,尤其是你试用过之后确实觉得有效果。”

  陈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常年失眠,一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试过很多方法都不能缓解,直到穿戴了这些保健衣服饰品。除了睡眠质量得到提高,她觉得身体常年存在的其它小病痛也在不断缓解。“我以前一坐车就晕车,自从戴了这种帽子,就不再晕了。推荐给身边晕车的朋友试用,也很有效果。”而另一款含有某种土壤提取物的保健珠子就更有特效,据陈女士介绍,这款珠子具有打通微循环、止疼、消炎的功效,长期佩戴后,受损的右耳听力逐渐提高了。

  多年使用下来,陈女士总结出不少使用保健品的“心得体会”,她表示,自己在消费时会特别注意分辨产品,“不是推销员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为什么会有很多人买了保健品后觉得上当受骗?那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去真正了解产品和自身需求。此外,还要看经济条件是否允许。”

  然而,赵虹对母亲这种所谓“理性”、“唯效果论”的态度和做法却无法认同,母女对此发生过很多次争论甚至争吵,但都无法说服对方。

  “首先,我认为她所说的有效果,大部分是心理作用,通过穿一件衣服或戴一顶帽子就能够治愈多年顽疾,可信度非常低。其次,这些保健品的价值与价格不对等,实际上是在花高价购买被人为夸大功效的商品。”赵虹对记者说。

  失败的事业

  一走进刘冬的家,就能看到卫生间里摆着雅蜜的洗发水、丽齿健的牙膏和雅姿的乳液,还有厨房里的洗洁精,这些无一不是来自安利的产品线。对刘冬来说,这可能是做安利代理人十年后,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痕迹。

  “你赚到钱了吗?后悔做这一行吗?”对刘冬来说,这样的问题在她的生活中不时出现。尽管她现在已经离开直销行业。“我没赚到什么钱,但绝对不亏。”刘冬对中国商报记者说。但是在刘冬的家人眼中,这个回答纯属嘴硬,刘冬原本平稳的人生因直销而发生巨变。

  1995年,安利(中国)正式成立。1998年,在传销模式行不通的情况下,安利以“店铺+雇佣推销员”的方式在国内开展业务。1999年,刘冬开始接触安利。

  “一开始就是同事介绍,让我参加培训,上一些营销、心理学的课程,后来慢慢地接触产品,接触到公司的理念,好像突然就开窍了。我觉得这就是我应该为之奋斗的事业。”在成功将产品推销给陌生人后,刘冬开始建立起自信,觉得应该全身心投入到这份事业上来,就辞掉了原本在国企的工作。

  这一举动在刘冬的家庭中引起轩然大波,家人无法理解她放弃稳定的工作去做直销的行为。刘冬告诉记者,因为这件事情,她成了家里的“叛逆分子”,跟父母兄弟姐妹的关系也一度跌至冰点。

  为什么铁了心要做安利呢?“就像给你打开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我在这里学到的知识、技能,收获的朋友都是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我不想再每月赚固定的工资,按部就班地过日子了。我想过精致的、体面的、有干劲的日子。”刘冬说道。

  最难的还不是家人反对,而是资金。为了拿到更低的进价,刘冬每次都大量进货,但进货容易卖货却没那么快,家里囤满了各种各样的安利产品。更重要的是,大量进货是为了维持或提高绩效,拿到奖金。而囤积的货品,大都得靠自己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