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招商宏观谢亚轩:2021年二季度美元指数将结束反弹

发表于:2021-05-04 15:31:06

原标题:【招商宏观谢亚轩】决胜二季度——关于美元的问答之九

摘要

【招商宏观谢亚轩:2021年二季度美元指数将结束反弹】2021年二季度,美元指数将结束反弹,再次挑战90的整数位和88.25关键点位。如果美元指数有效突破88.25,后面将是一马平川,年内有望回落至83。如此,则美元指数从2020年4月103的高位下降幅度将高达20%,我们提出的30%整体回落幅度将完成大半,美元的弱势将彻底确立。有鉴于此,二季度美元走势可以说是关键的胜负手。

  核心观点:

  问:9年弱势美元周期,难道我们要等到9年之后才能验证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对于要接受业绩考核的机构投资者来说,将毫无参考意义。

  答:不必,2021年第二季度就是一个关键的决胜期!2021年二季度,美元指数将结束反弹,再次挑战90的整数位和88.25关键点位。如果美元指数有效突破88.25,后面将是一马平川,年内有望回落至83。如此,则美元指数从2020年4月103的高位下降幅度将高达20%,我们提出的30%整体回落幅度将完成大半,美元的弱势将彻底确立。有鉴于此,二季度美元走势可以说是关键的胜负手。

  传统经济周期视角还是现代全球金融周期视角,决胜二季度,同时还是两个不同视角在不同领域迥异判断的决胜!

  秉持全球金融周期的视角,我给出以下七个判断:1、2021年第二季度美元指数将确立弱势。2、美债收益率虽将进一步上升但中枢水平低于市场一致预期。3、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将再次面临国际资本涌入而非资本外逃。4、外需对中国经济增速的贡献将再超预期,这是准确理解“使经济在恢复中达到更高水平均衡”的要点。5、人民币进入升值周期的前期判断得以确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年内升至6.2左右的位置。6、与市场目前主流认为中国10年国债收益率将再下台阶的观点不同,我认为未来数年中国10年国债收益率的中枢虽可能低于2003年至2011年3.67%的均值,但高于2012年至2020年3.44%的水平。7、二季度,大宗商品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进入一轮9年牛市的前期判断也将得以确立,CRB现货综合指数本轮周期的高点将超过2002年575的历史高点。

  聚焦股票市场,2014年以来,美元指数回落期间,MSCI新兴股票指数跑赢发达国家。如果综合考虑美债和中国国债收益率水平的抬升,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我认为股票市场风格将继续向顺周期板块和低估值的价值板块转换。

  风险提示:疫情超预期,美联储政策退出超预期。

  以下为正文内容:

  问:9年弱势美元周期,难道我们要等到9年之后才能验证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对于要接受业绩考核的机构投资者来说,将毫无参考意义。

  答:不必,2021年第二季度就是一个关键的决胜期!如果美元指数有效突破88.25,后面将是一马平川,年内有望回落至83。如此,则美元指数从2020年4月103的高位下降幅度将高达20%,我们提出的30%整体回落幅度将完成大半,美元弱势将彻底确立。有鉴于此,二季度美元走势可以说是关键的胜负手。

  两个不同的视角,两种不同的结论。我近期一直强调,美元指数是全球金融周期(GFC)、全球信用周期的一个风向标:美元走弱表明全球金融周期复苏向上,全球信用周期扩张。而全球金融周期的核心要义是“金融”是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实体经济表现,经济周期(Business Cycle)变化和大类资产走势的关键变量。使用传统的一国国内经济周期的视角来研判未来经济及大类资产走势,与使用全球金融周期的视角来研判经济和大类资产走势,得到的判断可谓大相径庭。不过,好在实体经济和大类资产未来走势会给出明确的答案。因此,决胜二季度,还是两个不同视角在以下不同领域迥异判断的决胜。

  决胜点之一:美元指数走强还是走弱。从传统经济周期分析视角看,美国经济的复苏速度快于欧元区和日本,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时间点可能早于欧元区和日本央行,美元指数应该走强。从全球金融周期和信用周期的视角看(下图),美元是全球中心货币,因而全球信用扩张速度一旦从2019年开始底部爬升,滞后1年美元指数已确认进入回落趋势,2020年已经回落了第一个百分之十,将尽快Price In。换言之,美元的回落是全球信用扩张特别是美元信用扩张加速在汇率价格上的表现,说明美元信用扩张的速度较之欧元和日元的速度更快,因而美元的供给相对最为充足,使得以欧元和日元衡量的美元价格--美元指数回落。同样的情形,我们看到上一轮全球信用扩张开始于2000年的下半年,滞后到2001年末至2002年初,美元指数出现持续回落,在此过程中,全球金融周期和信用扩张与弱美元之间形成明显的正反馈关系:美元走弱,鼓励更多经济主体借入美元作为债务,扩张信用;美元信用扩张越快,美元相对于欧元和日元的供应越是充足,越是推动美元指数的进一步回落。正如霍华德·马克斯所言:“在周期存续期发生的这些事件,不应该只被看作一个事件接着一个事件地发生,而应该被看作一个事件引发下一个事件,因果关系远远重于先后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