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小知识 >
热门新闻
三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盛赞 中国开2018-11-17
山西省2017年上半年理财规划师考2018-10-28
股票为什么会涨跌?2018-11-02
2018年10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2018-11-18
备考2013年理财规划师的三大学习2018-10-30
年收入30万元IT经理理财规划2018-11-07
华生:科创板会成为中国版纳斯达2018-11-18
迈为股份新股申购时间 迈为股份2018-10-31
10月CPI数据今日揭晓 涨幅或小幅2018-11-09
国资委: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业收2018-11-18
风险管控响应速度比眨一次眼睛快2018-11-01
国资委:管资本为主 对混改企业2018-11-16
2017年“金融知识普及月”启航 2018-10-28
人民日报谈知识付费:优质的知识2018-11-20
爱与责任,国寿柜员感悟深2018-11-02

隔夜利率大涨 资金面为何紧过跨年?

发表于:2021-01-28 15:51:36

原标题:隔夜利率高至6%,资金面为何紧过跨年?

摘要

【隔夜利率大涨 资金面为何紧过跨年?】1月央行投放方式变化,隐含了资金面波动加大。对于流动性的影响,降准>投放MLF>投放逆回购。央行不投长钱(降准或MLF),是造成当前流动性收敛的原因之一。2021年1月(截止26日),中长期资金MLF和TMLF净回笼405亿元,短期资金逆回购净回笼240亿元,两者均为净回笼状态。

K图 204001_0

  摘要

  1月央行投放方式变化,隐含了资金面波动加大。对于流动性的影响,降准>投放MLF>投放逆回购央行不投长钱(降准或MLF),是造成当前流动性收敛的原因之一。2021年1月(截止26日),中长期资金MLF和TMLF净回笼405亿元,短期资金逆回购净回笼240亿元,两者均为净回笼状态。相比往年同期,降准、MLF等长钱的“缺席”,同时短期资金逆回购投放规模较小,导致流动性收敛,资金面波动加大。

  此外,银行对后续资金面预期不太乐观。一个间接证据是近期国有行和股份行1年期存单发行占比较高,国有行和股份行发行1年期同业存单占存单总发行量的比例,分别高达96.4%和76.5%,反映出大型银行预期资金利率低位状态难以延续。类似情况在2020年8月出现过。

  因而除了央行投放方式变化之外,在银行对资金不乐观的背景下,三方面短期因素可能进一步影响银行融出意愿:第一,春节流动性安排的推出晚于往年同期,银行可能选择观望。第二,银行对央行续作5300亿元逆回购预期不高,可能提前准备资金。第三,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马骏讲话引发对货币政策的担忧。这些短期因素可能影响银行预期,放大资金面的波动。

  最后,央行逆回购最小投放量从100亿元降至20亿元,释放出流动性逐渐回归常态的信号。2020年11月末开始的资金面宽松,一定程度上受到信用风险事件的影响。但考虑到经济数据似乎并未受到企业债券融资放缓的影响。而且工业品通胀有所加速,2020年10月中旬至2021年1月中旬流通领域生产资料价格环比累计涨幅,较为接近2016年9月-12月。隔夜利率维持低于2%甚至1%状态的必要性下降。

  中期来看,流动性可参考2020年6-11月。考虑到经济名义增速仍处于上行周期,以及“不急转弯”的政策基调,春节之后流动性可能较为接近2020年6-11月的状态。

  核心假设风险。国内货币政策出现超预期调整。

  2021年1月26日,交易所隔夜利率GC001一度超过6%,加权平均值升至4.4630%。DR001加权平均值也升至2.7746%,创下2019年10月23日以来最高值。

  编者按:1月27日,DR001加权利率创2019年4月来新高;1月28日,GC001早盘也一度升破6%。

  如何理解资金面突然紧张程度超过跨年?

  央行投放方式变化,隐含了资金面波动加大

  流动性投放方式对应了流动性或松或紧。为应对资金缺口,央行投放流动性的方式主要包括降低准备金率、投放MLF、投放逆回购。降准为主,MLF为辅,如2018年4月-2020年5月,对应流动性宽松;以MLF补充中长期资金缺口,逆回购“削峰填谷”平滑短期资金面波动,如2016下半年、2017年及2020年三季度,对应流动性较紧。一般而言,对于流动性的影响,降准>投放MLF>投放逆回购。[1]

  资金“以短换长”是假象,逆回购难以替代MLF。为对冲1月税期,央行曾于20日和21日分别投放逆回购2800亿元和2500亿元,结合1月MLF和TMLF净回笼405亿元,似乎产生以短换长的情况。作为短期资金的逆回购,能否对中长期资金MLF起到替代作用?2017年以来答案是否定的。期限较短的逆回购利率也较低,如逆回购实现滚动续作,似乎可以实现对MLF的替代。类似的情况在2016年3月-7月曾经短暂出现过,表现为央行4个月104个工作日近乎不间的断投放7天逆回购,保持DR001和R001较为平稳。这种可预期的模式,使得短投长套取期限利差变得有利可图,间接为债市加杠杆提供了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