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产品 >
热门新闻
出国留学保险理财怎么选2018-11-22
比定期存款更好的保本的存钱方法2018-12-21
商业银行首单永续债花落中行2019-01-19
次新股如期爆发2018-12-10
[公告]浙富控股:关于公司使用阶2018-12-22
这家房企14次违规买理财产品 董2019-01-20
中行董事长肖钢:“影子银行”偿2018-12-11
银行花式揽储战再开打 万元“低2018-12-29
银行理财收益率七连降2018-11-07
基金经理档案2019-01-21
兖州煤业股份(01171)起诉建行邹2018-12-19
银行资管格局重塑:从“大资管”2019-01-08
【理财课堂】如何做一个理性的投2018-11-21
中银基金称有望夺一对多首单2018-12-20
银保监会:建行中行理财子公司获2019-01-11

十万亿保本理财!银行理财去刚兑仍是镜花水月 新老交替青黄不接

发表于:2019-05-02 15:07:50

  银行资管转型路上横亘着“三座大山”。

十万亿保本理财!银行理财去刚兑仍是镜花水月 新老交替青黄不接

  2018 年4 月27 日,一行三会及外管局共同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要求存量不合规的老产品在2020 年底之前整改完毕。

  转眼间,《资管新规》落地已近一年。但商业银行理财去刚兑仍是“镜花水月”。以保本理财为例,虽然去年商业银行保本理财发行和存续数量逐月减少,但全年规模却意外出现大幅反弹。

  此前,银保监会创新部主任李文红曾于今年2 月28 日在银保监会吹风会上披露,截至2018 年末,银行保本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合计32 万亿元,同比增加2.5 万亿元,增长8.5%。

  随后,今年3月29日披露的《中国银行(601988)业理财市场报告(2018 年)》表明,2018年末,非保本理财规模为22.04万亿,与2017年底基本持平。不过,这一数据口径仅限于非保本理财,与之前年度包含保本理财的数据不同。

  根据《资管新规》规定,保本型理财将于2020 年底退出。有关理财产品统计口径里也不再纳入保本型理财产品。随之,保本型理财也被纳入到新的名目下,即对原先商业银行已经发行的保证收益型和保本浮动收益型理财产品按照结构性存款或者其他存款进行规范管理。

  通过上述两组数据对比得知,按照全年银行理财总规模32.11 万亿扣掉非保本理财22.04万亿的规模计算,保本理财规模从2017 年末的7.37万亿大举增加到了2018 年末的10.07 万亿,即2018 年增长了2.7 万亿,增速高达37%。从结构上来看,2018年理财总规模的增长主要来自于保本理财。

  “可见,《资管新规》并没有导致银行理财规模收缩,银行理财不愿意也不能收缩规模。”对此,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对新经济e线表示。“由于去年银行存款荒问题严重,导致银行仍通过扩大保本型理财(对应结构性存款)获得一般存款并满足流动性指标要求。”

  新经济e线注意到,就在《资管新规》落地一周年之际,摆在商业银行面前成立子公司、产品转型、资产荒这三道坎,仍有待一个个去跨越。

  子公司筹备压力山大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商业银行投资的一类全新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理财子公司将成为多家商业银行布局资管业务的重要平台。

  金融同业类理财产品继续处于去化通道

十万亿保本理财!银行理财去刚兑仍是镜花水月 新老交替青黄不接

  根据《资管新规》第十四条规定,“过渡期后,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该商业银行可以托管子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但应当实现实质性的独立托管”。

  因此,目前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的27家商业银行应该设立银行理财子公司开展理财业务。

  其余商业银行则可以选择申请设立子公司,也可以选择继续以银行自身为主体开展理财业务,前提是完全遵循“理财新规”监管要求,但是二者只能选其一。如果通过子公司展业后,就不能再通过银行自身开展理财业务,但选择继续处置存量理财产品除外。

  继光大银行(601818)(601818.SH)之后,招商银行(600036)(600036.SH)也于4月19日晚发布公告称,该行已于4月18日收到了《中国银保监会关于筹建招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的批复》。

  据招商银行公告披露,招银理财是应资管新规和《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而申请设立,由招商银行单独发起成立,并作为招行全资子公司管理,其前身为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

  此前一晚,光大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已经收到银保监会的批复,同意其出资50亿元人民币筹建光大理财有限责任公司,由此光大银行也成为股份行中首家获得监管批准设立理财子公司的银行。

  截至4月18日,累计已有33家银行公告称拟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包括6家国有大行、9家股份行,16家城商行和2家农商行。上述国有大行中,工行理财子公司的拟定初始注册资本最高,为160亿元,部分地方成农商行拟定初始注册资本为监管要求的下限10亿元。

  其中,部分已经取得筹建批复的国有大行已经基本具备向监管部门报送开业申请的条件。早在2018年12月26日,建设银行(601939)(601939.SH)和中国银行(601988.SH)率先拿到通行证,随后农业银行(601288)(601288.SH)、交通银行(601328)(601328.SH)、工商银行(601398)(601398.SH)设立理财子公司也相继得到监管批准。

  可见,监管层对于国有大行设立理财子公司的批复可谓“神速”,从去年11月15日中国银行公布相关的计划到获得批复,前后历时仅短短一个多月。

  截至目前,国有大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都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理财子公司开业挂牌。不过,业内对于理财子公司筹备工作普遍压力较大,对子公司新发产品的负债规模前景感到担忧。

  “主要是子公司系统、人员、新产品铺设等都需要全面独立建设,时间紧、任务重,很多细节问题有待解决。”对此,有业内资深人士对新经济e线表示。“尤其是目前监管层对于理财子公司成立后新发产品的合规性要求比较严格,即需要按照资管新规要求新发产品,大家普遍对新发合规净值型产品的规模增长前景有一定担忧。”

  在该业内资深人士看来,届时,如果子公司管理规模增速慢,就谈不上投资布局和对老资产的承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