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理财产品 >
热门新闻
银保监会:建行中行理财子公司获2019-01-11
出国留学保险理财怎么选2018-11-22
比定期存款更好的保本的存钱方法2018-12-21
商业银行首单永续债花落中行2019-01-19
次新股如期爆发2018-12-10
[公告]浙富控股:关于公司使用阶2018-12-22
这家房企14次违规买理财产品 董2019-01-20
中行董事长肖钢:“影子银行”偿2018-12-11
银行花式揽储战再开打 万元“低2018-12-29
银行理财收益率七连降2018-11-07
基金经理档案2019-01-21
兖州煤业股份(01171)起诉建行邹2018-12-19
银行资管格局重塑:从“大资管”2019-01-08
【理财课堂】如何做一个理性的投2018-11-21
中银基金称有望夺一对多首单2018-12-20

中信银行罗金辉:理财产品盈利水平较往年有大幅下降

发表于:2019-03-03 11:28:49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分会场三 罗金辉

play 分会场三 罗金辉

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裁罗金辉

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裁罗金辉

  新浪财经讯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于8月23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未来银行之路:固本与攻坚”。

  在“银行资管转型与发展”圆桌讨论环节,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裁罗金辉表示,从2016年底开始,市场的利率一路上行,今年虽然有所下降,但是总的来说理财产品的成本还是一路上涨,接近资产的收益率。因此从理财的盈利和管理人的盈利来看,和往年相比下降幅度比较大。

  以下为罗金辉发言实录:

  主持人徐巧:2018年是去杠杆年,也是强监管年,资管新规和理财新规的相继出台,让大资管行业和银行理财告别了急剧膨胀,重回理性。我们要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请各位嘉宾结合自身的感受谈一谈,这样的政策和市场环境变化,给各家银行的业务都带来哪些银行?2018年现在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各位预计银行的整体管理、规模、产品形式会有哪些变化呢?

  罗金辉:我简单地说一下我们的情况,资管新规4月27日正式发布,要求老产品规模不能增长,规模只能在新的产品种类下增长。新产品是要求回归资管本源、由客户承担投资风险的净值型产品,在投资方面还有一系列的要求。

  从目前情况来看,新产品的发行不是太理想,非常少;作为老产品,新规有明确的规定,要求在2020年底要压缩为零。所以说按照监管要求,我们一直在逐步压缩,到目前为止比4月27日的规模是有一些下降的。

  从盈利方面来看,规模不能增长,此外,从2016年底开始,市场的利率一路上行,今年虽然有所下降,但是总的来说理财产品的成本还是一路上涨,接近资产的收益率。因此从理财的盈利来看,从管理人的盈利来看,和往年相比下降幅度比较大。

  罗金辉:前面已经讲得比较全,我就存量非标的处理情况说一下我的感受。我的理解,自然到期仍然是各家银行目前对待非标处理的主要方法;第二种就是发行新产品来对接,就是发行一对一的、类信托的产品,这种方式刚开始时,我们的热情也比较高,但是实际发行效果并不是很理想,一个项目两三个亿、五个亿以内还可以,如果项目更大一些,比如说二十个亿、三十个亿,那么发行是非常困难的。这可能和原来的客户基础和客户经理的销售习惯有关系,至少从目前来看,这条路走得并不是太顺。

  第三个就是回表,新规里面也提到这个方式,监管层也是鼓励的。但是回表牵涉到很多客观的问题,比如说银行资本的占用,回表对MPA里面的各项指标的影响,这是一个客观原因。另外,从主观方面看,目前银行回表的动力也不足。银行原来为什么要通过理财来投这些项目呢?正是因为这些资产可能不满足表内贷款的条件,银行的表内贷款有很严格的规定,有些规定是多年前制定的,且不说它合理或不合理,既然有规定,所以没办法在表内做。还有,银行可能是因为表内额度紧张才在表外做的,现在又让它回表内,可能是有难度的。总之,客观原因也好、主观原因也好,各个银行、各个部门动力都不是太足。所以从执行效果来看,各家银行也都谈这个问题,但是回表的效果不是太好,好像还没太起步。

  其实监管层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说为什么不回呢?据了解,他们也在想办法制定一些规则,在考核的指标上,比如说有些奖励性的措施,激励银行做一部分的回表,这是第三个。

  第四个是流转,即卖给其他机构投资人。流转是一条新的路,对新的非标可能更容易一些,对存量非标如果达不到新规的要求可能也要用这种方式。但流转要看大环境,这个环境是什么?就是当前的资金价格。大家知道,如果从企业的融资成本来考虑,最便宜的就是银行的资金,与信托、私募、券商资管计划,P2P等渠道相比,最便宜的资金就是银行。银行资产资产对应的客户融资成本就不会太高,这是由银行对风险偏好决定的。你这个资产的收益率不是太高,转让给第三方的难度就大,除非是大环境变了,资金价格下跌了,否则我估计其他机构接收的意愿不是太足,经济上不划算。

  这是目前非标处理现的几条路的情况,我给大家汇报一下。

  徐巧:我听了五位老总的发言,感觉大家心态还是比较好的,非标之前市场上对它的定义有一点偏差或者妖魔化,如果把它理解为项目类产品是不是会更好?包括刚才各位老总也在琢磨,以后怎么更正确、更合规地去做这个事情,而不是说一棒子把它给打死。刚才我们聊的这个问题是化解存量业务,那展望未来,银行理财面临更多的是转型和发展的问题,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领导也有所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