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资本

说到相聚,我总有非常非常多的感动,我与很多朋友、很多时候的相聚,我心里都默默感念,还有些相聚已经聚过好多次,但是每一次我都会认为那是难得的一聚,人生得意在何?无非就是和自己的亲人、朋友、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哪怕一句话不说,静静的看着、听着、感受着,也是人生的大意义。

我还是不能不说我的另外两个学生。就在昨天我们又聚了一次。这个聚会承诺了好长时间,也推了好几次,这次刚好弟弟回来了,就一起去了。

和学生在一块,心里就没有了自己,心里没有了自己就没有了烦恼,只剩下希翼、祝福和快乐。这两个学生都是陕西师大的毕业生,现在仓颉中学教书,其中一个是我初中的学生,孩子和我有共同爱好,都喜欢体育和唱歌,现在在学校人缘极好。我说,咱们弟兄两个喝杯酒,他说他不敢,他就想叫我老师,因为他从内心深处敬畏我,感激我。他说他有个要求,但是他又不敢说要求,只是希望我能注意自己的身体,能多锻炼身体。英子在一旁很快附和:就是的,你现在一天就知道趴着电脑前,很少做家务,做家务也是锻炼。英子这句话就像是给我埋了个雷一样,紧接着的敬酒就像是批判大会。

另一个学生,并不是我的学生,我也不知道她也是否愿意做我的学生,只不过我愿意有这么个学生,她能说会道、思维敏捷、深谙教育之道,更难得的是她能制造快乐,她一张口整个房子都亮堂很多。在所有学生中,她是唯一叫英子姐姐,叫我姐夫的人,这是难得的缘分。我说你要照顾好你的姐姐,她点了点头,端着酒给我说:我照顾姐姐那是间接地,关键是你,你是姐姐的直接照顾者,只有你照顾好了自己才能照顾好姐姐,也只有你能照顾好姐姐。

弟弟曾经和我一起给我的第一届学生们补过课,所以我的学生也熟悉他,他们叫我郭师,叫弟弟二郭师,大家一样,对弟弟的回家都表示欢迎。我也每每觉得欢迎回家这句话说给弟弟、弟妹非常的亲切美妙。

虽然只有一瓶红酒,但是你来我往,说的话不少,气氛非常的热烈融洽,借着酒气,我说:今天就是新年,年就这样过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现在就坐到电脑前,用键盘写着我的喜悦和感动,突然想嘎然而止,我必须这样做,因为那些好的经历和感动太多,不停就会罗嗦。

晨起,早餐都没顾着吃,就提着大包小包赶往爸妈家。近来,揣着事先写好的购物单,陆续从商场购买了各式各样的年货,又化整为零的来来回回搬了N次,最终,分门别类的叠堆在妈妈家的小柜子里面。

在乘车返回的途中,我累得坐没个坐相,歪着身体把头靠在阿威肩头,实在是提不起精神,可眼睛和脑子却一刻也没闲着

透过车窗,看到沿路几乎所有临街的商铺,被色彩鲜艳的灯笼、春联、盆景等装饰着,在门口和抢眼的位置,全都摆上了琳琅满目的年货;途经的不少街巷和路段,显得既热闹又拥挤,诸如年橘、桃花、蝴蝶兰、风信子、水仙等花卉,以及南北水果等等,纷纷荟萃,闪亮登场,仿佛是以迎春的新姿恭候世人,同时,渲染出了过年的喜庆,让这过年的味道,带着浓浓的花香,带着丝丝的甜味。

眼中所及,街头市井,商家买家、男女老少、公家私人、荷包涨瘪,一概不论,全似在为过年而筹备着。不禁感叹:年关已至,年味渐浓。

年味,是啥味?

年味,就是过年时特有的味道。

这种味道,可以吃出来,可以穿出来,可以玩出来,可以走出来,也可以在思念、团圆、和忙碌中感受出来。

回想小时候,年味是在妈妈的操持下,所看到的、闻到的、和吃到的。那时,工作很忙的她,总是利用有限的休息时间,把家里衣被清洗一遍,把所有的角落清扫到位,还要为我和弟弟们赶做新衣服,更要忙做好吃的,每年的年前,妈妈都要打鱼糕、做珍珠丸子、皮冻、和糯米酒等家乡菜,她还学会了做粤菜,自制萝卜糕、芋头糕、炸油角和蛋散,为了顾及爸爸的生活习惯,年三十晚必包饺子和汤圆。如今,对过年从不马虎的妈妈已高龄,行走不便的她,冬天基本不离家,也没有气力做年活了,逢年过节早由我唱主角,爸妈家离我住的地方又有点远,两个家都要照看,觉得压力大,过年时无疑更甚。可不管有多累,过年,就是要用心的来营造气氛,而年货作为一种符号,又是必不可少的,在搬来搬去中,搬回了满屋的喜庆和温暖。今年,身为主妇的我,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忙活了一轮,终于把自家每个房间、柜子、和角落,全面的、认真的、彻底的扫除了旧尘,清理了旧物,进行了一番布置,还不忘总把新桃换旧符,家里几个花瓶,全都换上新买的花,小花瓶、和中等大的花瓶,插上粉红色的桃花,还有黄色的跳舞兰,放在玄关背景墙前一人高的陶瓷瓶,添加了几枝娇艳的牡丹花,令满室生辉。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几十年来苦心经营的家,经过我的努力,换来了窗明几净,简洁有序,忽然发现,年味中又多了一层累并快乐着内容。

我想,年味不仅有滋有味,还应该是有形有色,假如要给中国年披上一种颜色,必是有如旺火一般的中国红。自打远古时那一把红火驱走年兽起,红,其本身吉祥如意的意蕴便注定亘古不变。总之,中国年味,是热热闹闹,是大吉大利,是春运一票再难求,冰封的路再难行,也挡不住归心似箭和思乡情浓的脚步。其实,年味里,还带来了春天的气息。这不,两天前,二十四个节气之首的立春,已然比蛇年的春节先行了一步。春天来了,新的一年来了。

过年的味道,真是总也品不完之味,从除夕、到初一、再到十五的拜年声中,由淡变浓,由浓变淡,又由淡变无,然后,从年初到年末,开始新的期待。年年如此,循环往复。在整个过程中,让我感受到了十足的年味,和丰富的生活。

于我而言,漫说年味,亦是人生一个未尽的话题。

日子,如一幅简约而又复杂的画面;生命,却永远在探寻着下一个留白。题记

天,醒得越来越早了。睁眼瞟了一下时间,还不到七点。

头,昏乎乎的,仿佛一只失去了方向感的昆虫。身体,一丝丝发冷,蜷曲在被子里,抱紧自己,宛如一只蜷伏在角落里的猫。有人说:一个女人,如果喜欢抱紧自己,那是没有安全感的反应。不知从何时起,我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蜷成这个样子。似乎只有这样,才有安全感;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受一丝丝温暖。

天地之间,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冷。白天看到冷冷的天,踩着冷冷的地,遇见一些冷若冰霜的人,还有自己也成了一个冷眼的旁观者。对什么人都失去了兴趣,对什么事都唤不起热情。夜,也是那么地冷,冷冷的脸,冷冷的眼。一个人的夜晚,寂寞成一行行懒散的诗。晴明时,星星似乎也闪烁着孤独的泪滴;雨夜呢,那飘荡的雨点,仿佛一颗颗游离的心,它们是没有灵魂的。也许,谁也不曾关注,谁也不曾在意,谁也不曾守护。那就让我的心,成为一座孤寂的城吧。谁也别想进入,谁也无须进入;谁也不要了解,谁也别想了解;谁也不要去拾捡那个曾经遗失的梦,谁也无法唤醒那个遗失梦中的少女,谁也无法再激发少年时曾绚丽过多年的光阴。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懒懒地望着窗外,浅蓝色的窗帘隔着的是浅蓝色的天空吗?我不知道。也许,晨曦正美,旭日东升,云朵在自由地行走,小鸟在快乐地歌唱,美丽的小甲虫在绿色的叶片正寻找着自己昨晚享受着的那个梦,还有蜗牛也慢慢从深土中爬出,伸长那透明的触角,去收获一天中属于自己的最绚丽的晨曦

室外,那么宁静而和谐;室内,空气中弥漫着孤独与寂寞的味道。我又习惯性地将视线停留在窗帘上,思绪还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飘飞。

窗帘,整个背景和天色一样的淡雅,恬静。浅蓝,这种我从小最喜欢也最纯朴最大众化的色彩,虽不炫目却持久地占据了我的心。远方,孤帆远影似要逃离我的视野,即将远逝,如一个曾经坚守多年的梦,在耐心达到极限时,终于背离了当年的承诺,留下一个黯然而神伤的背影,急急地逃遁;中间,那一行间隔相等的黄色小车,不急不缓,从容地驶向同一个方向,车内是一对热恋着的情人,是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或者还是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我不得而知,我只是从它们舒缓的速度判断,至少它们应该是舒适而惬意的;近处,一张高雅的玻璃圆桌,圆桌旁相对地摆放着两张乳白色的椅子;桌面上的东西,主色调却是鲜艳的橙黄:透明的花瓶里,有黄白相间的雏菊,椅子对应的桌上,有两杯半满的橙汁,衬得整个桌面格外醒目。似乎有那么两个人,相约而来,又携手而去。至于他们之间的故事,是否曾经发生,都引发人无限遐想。

循着这个思路,欣赏着窗帘的时候,我忽然被一声鸟叫从沉醉中惊醒。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不记得它是不是泰戈尔《飞鸟集》中的原句。只是,在我的眼里,夏天的飞鸟,应该是循着梦的方向飞离的;而秋天的落叶,则是循着生命的规律叹息着飞落的。一切都是因与果的关系:有因才有果,无因则无果;有什么样的因,便会结什么样的果。而今的我,认真阅读这幅画:近处的留白,中间的从容,远方的离去,仿佛正是人的一生,太多的想象,太真的现实,而又有太切实的无奈,都集中在这并不宽泛的空间里,在这几个简约的片断中,在这一幅触手可及的画面中,在那一个又一个的留白里,全都在同一时间呈现出来。

可我,却不知道穷此一生,能不能绘出这么美丽的画面:即使那留白的空余处可能是遗憾,那从容的背后可能是假象,那逃离的深处可能是无奈,可能是隐忍和伤痛,还有可能是一种美丽的残缺

不过,有一点我能确定:所有的日子,正如这幅画,从开始到结束,如此简约而复杂,充满着神秘的留白。它容不得你去选择,去挑剔,去苛求;却需要你不断地去质疑,去探求,去寻找那生命中一个又一个的留白。既然如此,那就认真扎实地过好每一个日子,如画面一样:即使无奈,也请记住梦中的向往;即使隐忍,也请记住曾经流连的时光;即使残缺,也请记住曾经拥有过的美丽;即使遗憾,也请记住曾经享受过的温暖与甜蜜;即使绝望,也请记住等待在后面的那一个个留白

该去的去吧,该留的留下。有些东西,理当慢慢地淡去,如那帆影;有些东西,却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里,如那瓶雏菊,那两个半杯的橙汁,还有那相对的座位

这样想着,瞄一眼时间,走向八点多了,该起床了。轻轻地甩了甩头,似乎不再晕乎了。呵呵,今天,又会有怎样的新奇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将去探寻生命的下一个留白

前天,去乡下我参加了一个同学母亲的葬礼

完毕。

本文由苏州财经网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原文及出处。本文地址 https://www.caijin365.com/g18/RG.html

原创文章,作者:凡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aijin365.com/g18/R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