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擒牛客栈3月31日要闻,午盘解析2020-03-31
擒牛客栈麦氏理论:压低破底创新2020-03-31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吴晓求:中国低通胀的代价是房地产价格暴涨

发表于:2018-11-27 20:12:14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

  新浪财经讯 “第二十届高交会-中国高新技术论坛”于2018年11月14日-16日在深圳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为“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出席“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主题论坛并演讲。

  吴晓求表示,在一般国家,如果货币增长速度如此之快,一般会出现恶性通货膨胀,但在中国没有出现,我们的CPI长期稳定在2%左右,这种低通胀,有利于经济增长,当然代价是资产价格特别是房地产价格出现了暴涨。

  但他认为,要正确地看待金融的作用。他把这个指标的变化看成中国经济金融深化的指标,而不是金融泡沫化的指标。这也是中国经济能够长达稳定40年增长而没有出现大危机的原因。其间虽然也有一些波动,但趋势是增长的。

  同时,金融市场也没有出现大的危机。虽然2015年出现了股市接近危机的状态,但是并没有出现人们想象的全面的金融危机,而且到目前中国也不会出现金融危机。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吴晓求:非常荣幸参加一年一度的深圳高交会的论坛。我讲的主题是《改革开放40年与中国金融的发展》。

  中国从1978年开始启动了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40年来中国经济创造了奇迹,我们从一个贫穷、落后、封闭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小康、自信、开放、正在走向现代化的国家。经济规模从1978年的2400亿人民币到2017年接近83万亿。人均GDP从1978年不到100美元,到现在接近9000美元。很多人都在总结中国经济奇迹的奥秘。我认为,首先是解放思想,我们进行了深刻的体制改革,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市场化改革,由原来僵化的低效率计划经济体制过渡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第二,得益于我们的开放。开放为中国经济注入了巨大活力;开放使中国的经济改革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改革开放,开放非常重要。开放是改革的核心,因为只有开放,我们的改革才能找到正确方向。我们和什么对接非常重要。因为每个人对改革的含义和内涵理解是不一样的。只有基于开放的改革才是真正的改革。开放,使我们的规则体系与国际上先进的规则体系相对接,我们就会构建一个与现代经济体系相匹配的规则体系。开放使我们的国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我们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非常快,现在外汇储备仍在3万亿美元以上,1978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6700万美元。开放给了中国人信心。我们可以在同等规则下和任何人竞争。所以,中华民族是一个优秀的民族。

  第三是人才。40年来,我们培养了数以百万计的人才,这些人才都是在改革开放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他们没有思想的束缚,他们中的中间力量经历了80年代、9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没有思想束缚,焕发了他们巨大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思想的进步,思想的解放是一个民族进步不竭的动力,只有这样的人才才有担当,才能洞察未来。我刚才在台下听了深圳高交会论坛专家的发言,显著的特征就是在展望未来。只有洞察未来才能把握未来。40年培养了一些中华民族的精英,他们都能够洞察未来,把握趋势,顺势而为。

  第四是金融体系。改革开放40年伴随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金融有了巨大的进步。很多人不理解金融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贡献。中国走了一条很多人难以理解经济与金融的发展道路,形成了金融与实体经济独特关系,这种关系是一般经济学范式上难以解释的,但在中国实现了。比如,40年来中国金融资产的膨胀速度大概是经济增长速度的2倍以上,无论从金融资产的规模还是从M2的规模都在2倍以上。1978年中国经济的金融化率大概是0.3,就是GDP和M2之比,到了今天是2.1,M2有172万亿以上,金融资产规模达到360万亿。1978年全社会金融资产规模在2000亿左右,现在是360万亿。对这种现象学者们有不同的解释。有人认为,这是严重的货币超发。我也在思考,从数据来看似乎能够得岀这样的结论。

  也有一些奇怪的结论,通过这个比例来测算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这样的结论扰乱了人们的预期。我们货币增长速度非常快,但是并没有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更没有岀现恶性通货膨胀。在一般国家,如果货币增长速度如此之快,一般会出现恶性通货膨胀,但在中国没有出现,我们的CPI长期稳定在2%左右,这种低通胀,有利于经济增长。当然我们的代价是资产价格特别是房地产价格出现了暴涨。这里面要正确地看待金融的作用。我把这个指标的变化更多地看成中国经济金融深化的指标,我不太把它看成是金融泡沫化的指标。这是中国经济能够长达稳定40年增长而没有出现大危机的原因。其间虽然也有一些波动,但趋势是增长的。同时,金融市场也没有出现大的危机,虽然2015年出现了股市接近危机的状态,但是并没有出现人们想象的全面的金融危机。刚才我接受了一家香港媒体的采访,他们总问中国会不会出现金融危机,我说至少到目前不会,未来我不知道。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金融发生了五大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金融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个结构变化主要朝着市场化方向调整,其典型的表现形式就是证券化金融资产在这40年中规模和比重都有很大的提高和增长。证券化金融资产现在已经达到110万亿左右,股票+债券,按照最宽的金融资产口径大概也占到1/3,按比较窄的口径接近50%。这种结构的变化预示着中国的金融功能在发生调整。在过去银行类资产占绝对主导的情况下,中国的金融功能主要是融资功能,财富管理功能非常弱。证券化金融资产比重的提升,提升了中国金融财富管理的功能,这和人均GDP接近9000美元的需求是相匹配的。当人均GDP接近9000美元的时候,社会对金融财富管理功能的要求求是非常高的,要求金融体系必须提供大量的资产管理的基础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刚好满足了这个需求。中国金融结构这40年发生了重要变化,这个变化符合金融发展的规律和趋势。

  第二,中国金融功能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我们正在由单一的融资功能为主,走向融资和财富管理并重的时代,我们顺应这种趋势。我们的监管政策也应该顺应这个趋势,而不是逆趋势。我们经常看到有一些政策是逆趋势而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