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违约频频 中国版“困境投资”何以起步

发表于:2019-05-03 00:23:35

  一场为纾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的行动自去年拉开序幕,困境投资也逐渐进入市场视野。

  在美国等发达市场,困境投资基金(distressed fund)主要是由私募基金或对冲基金操作,如橡树资本、阿波罗、孤星基金等,主要投向不良资产、陷入困境的企业的“垃圾债”等。

  在国内,这一领域的投资者主要是政府下属的国资、国资系融资担保公司,还有部分券商、保险资金和私募基金少量参与,银行理财资金极少参与。国内困境投资多以“纾困”或不良投资的名义介入,实际落地与境外大不相同。

  此前4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报道,四大AMC之一的中国华融在香港表示,近期国内信用债“爆雷”有所增加,违约债券将成为华融不良资产的新来源。另一家AMC——中国信达在2018年也已开始收购处置违约债券。

  但去年末以来,国资之外,以“纾困基金”为名义投资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的资管计划虽然相继设立,却面临落地难问题。“我们成立的纾困资管计划,一笔也没投出去”一位头部券商资管人士坦承。

  多位资管人士坦言,对困境投资“感觉有机会”,但操作难度太大,懂的人也不多。

  纾困主力是国资

  目前活跃于市场的纾困基金以国资为主。

  最近的案例是,4月10日,河北省国企改革发展基金与安信证券全资子公司安信乾宏共同设立纾困基金,基金总规模50亿元,首期规模10亿元。

  深圳在纾困基金方面更为积极。去年末,深圳推出“四个千亿”计划纾困民企,包括:减负降成本1000亿元以上、实现新增银行信贷规模1000亿元以上、实现新增民营企业发债1000亿元以上、设立总规模1000亿元的民营企业平稳发展基金。一个月前,深度参与纾困民企的深圳市属国企高新投集团率先启动为100家以上深圳民营企业提供500亿元以上债券融资支持的工作。

  多位纾困行业人士指出,国资介入纾困业务,主要体现当地政府的意志,有的资金量不大只有几千万,但给短期陷入流动性困境的民企注入信心,协调企业和银行不抽贷,从而缓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恢复上市公司正常的融资能力。

  一位国资纾困业务人士表示,纾困业务模式较为简单,一种是国资直接受让上市公司股权,国资的优势在于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万一“爆仓”,一般不会采取“强平”等极端措施,这是券商等市场化机构不具备的优势。

  另一种是为上市公司做债务融资,目前成本在9%附近,既不能太低,否则到基准利率附近就与正常经营的企业融资条件差不太多,起不到让被纾困企业付出一定代价压力下尽快解决流动性困境的作用,避免政府纾困陷入道德风险;也不能太高,否则上市公司也无法承受资金压力。

  “‘纾’的意思是缓解,让企业短暂解除爆仓压力,后面能处置资产的赶紧处置、能收缩非主营业务的迅速收缩,企业还是要靠自己的造血能力度过危机。”另一从事纾困业务的资管人士指出。

  纾困基金,可以被看作“困境投资”的一种。困境投资基金也被称为秃鹫基金,主要通过折价买入陷入困境的资产,待未来资产的盈利能力和现金流的修复后退出获利。

  以深圳为例,深圳国资在A股市场上的动作较为频繁,高新投集团、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等都是操盘者。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包括铁汉生态腾邦国际达实智能等公司获得深圳国资战略入股,梦网集团英唐智控等也在推进入股事宜。

  3月25日,深投控旗下纾困基金——深圳投控共赢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了翰宇药业6%股份。4月2日,科陆电子公司控股股东饶陆华将向深圳国资旗下的远致投资转让8.09%股份,远致投资已经持有科陆电子16.10%股份,不排除后续进一步增持。

  市场化资金的顾虑

  在国资纾困基金动作频繁之际,券商等市场化资金亦有进场。

  例如,去年11月,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资管产品以大宗交易形式买入通威股份股票7397.63万股,合计持有通威股份5%股份。3月25日,富祥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包建华拟将其持有的5.5%股份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华创证券1号FOF单一资产管理计划。

  但市场化纾困资金困境犹存。

  “去年过半数上市公司都进行了质押,大部分是民企。”一券商人士表示,但纾困基金面临资金募集、项目筛选、与上市公司博弈等等困境。

  “各家机构客观标准大同小异,每个项目差别很大。”一位纾困业务分析师表示,以券商为例,纾困业务涉及资管、投行、直投子公司等多个部门,还要和当地政府沟通。债务尽调方面,大股东可能隐瞒其它隐形负债的情况不时发生,必要时需要有债务尽调和重组能力的AMC和有储备资产的PE基金介入。

  该人士表示,纾困是一个长期工程,各出资方对“出险资产”态度谨慎,观望心态重。“资管新规”下,纾困产品设计和交易结构设计难,难以通过结构化设计满足保本保收益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