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深圳纾困透视:不干涉原则和不可忽视的先导作用

发表于:2019-04-15 07:58:36

(原标题:深圳国资纾困透视:不干涉原则和不可忽视的先导作用)

上个月深圳国资率先掀起一场“国资纾困”行动,在稳定市场的同时,也同样引起诸多质疑。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对于这场国资纾困行动,各方学者、专家、市场人士均肯定了其必要性,但也强调要坚持“救急不救穷”的原则,以及坚守契约精神。

证券时报记者 王基名 李曼宁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民营经济在深圳的发展中有重要作用,但多年来形成的国企、民企共同发展格局则是深圳经济腾飞的基础和保障。近年来,深圳国资动作频频,并且于近期率先唱响“国资纾困”之声,在稳定市场的同时,也同样引起诸多质疑。

另外,根据深圳国资委最新消息,深圳两只上市公司纾困私募基金——投控共赢股权投资基金、投控中证信赢股权投资基金,于11月21日举行了签约仪式。其中,投控共赢股权投资基金由投控公司联合建信信托、鲲鹏资本、国信证券发起设立,总规模为150亿元。投控中证信赢股权投资基金由投控公司联合中信证券发起设立,总规模为20亿元。这两只基金也成为全国首批按照市场化原则设立的上市公司纾困私募基金。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专家在肯定了深圳国资在基础建设和公共服务方面成绩的同时,特别强调了深圳国资一直以来坚持和贯彻的“先导性”原则。对于国资可能影响民企活力的担忧,有接近政府政策人士告诉记者,“不用过分担心,深圳是有文件对国资进入民企明确要求,不干涉民企的经营,以保持民企灵活经营的机制,只是没有公开。”

对于这场国资纾困行动,各方学者、专家、市场人士均肯定了其必要性,但也强调要坚持“救急不救穷”的原则,以及坚守契约精神。

前进中的深圳国资

今年10月份,深圳市政府数百亿资金为股权质押“拆雷”引起关注,政府从债权和股权两个方面入手构建风险共济体制,并设立了由国资委、金融办等10个部门组成的专项工作小组,负责统筹协调化解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票质押风险事宜。随后,深圳国资委旗下的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投控”)还专门发行了10亿元的2018年纾困专项债券。

深圳的这些举措,也迅速发挥作用。雷曼股份于10月16日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漫铁已将4028万股质押给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深圳高新投”)。10月19日,梦网集团表示,其控股股东余文胜已将1670万股由长城证券转向深圳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集团(“深圳中小担”)质押。10月底,科陆电子称,拟向深圳高新投申请总额不超过2亿元的委托贷款,公司实际控制人饶陆华提供无条件的不可撤销连带责任担保。

其实在深圳国资“纾困”计划推出前,深圳高新投、深圳中小担就已通过受让股票质押债权等方式,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提供流动性支持。麦捷科技、翰宇药业、得润电子等公司在8月、9月份就曾称,公司控股股东将质押的股票从券商、银行或其他机构转至深圳高新投、深圳中小担等。

不得不说,深圳国资近年来在资本市场确实比较活跃。以深投控为例,2016年底18亿接手天音控股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并逐渐成为实控人;今年7月份,深投控以6亿元获得英飞拓12.7%的股份,成为其第三大股东;今年8月份,深投控又以18.2亿元与怡亚通联姻,并最终在10月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动作频频下,深圳国资的行为也受到关注。前不久,原深圳市委常委、副市长张思平在一次峰会上谈到深圳高科技产业发展时就表示,应时刻警惕和防止“国进民退”现象在深圳出现,防止“大国企”、“强政府”、“形象工程”思维对高科技和现代产业体系发展的影响,坚定不移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和经济全球化之中。

“基础、服务”未变

2017年深圳国家级高科技企业有1.12万家,还有近19万家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科技企业。全年高科技产业增加值7359亿元,占全市GDP32%。在高科技产业的每个行业,包括细分行业,深圳都涌现了一批领军企业,有些还成为著名的世界级企业,如华为、腾讯、大疆等。

张思平总结称,深圳高科技的崛起归功于长期以来形成的以民营经济为主体,以国有企业为保障的产权制度和所有制结构的创新。在民营企业崛起的同时,深圳的国有企业基本退出了包括高科技在内的竞争性领域,主要集中于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领域,为城市运行和经济发展提供基本保障,也为高科技企业提供了基础保障。一个是主体作用,一个是保障作用,相互支持、共同支撑着深圳的现代产业体系以及高科技产业的发展。

张思平的说法也得到了不少深圳本地专家、学者以及一线市场人士的认同,其中包括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刘军院长、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所长刘国宏、三川资本执行董事方烈等。刘军称,“这是一种客观描述,也是在深圳经济发展初级阶段的事实,国资重点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这是一种分区和匹配,双方各取所需、各展所长,既是国企社会责任意识的体现,又符合其规范性和注重质量的特点,同时也匹配民企在发展初期灵活轻便的特点。”

刘国宏表示,深圳国资一直坚持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为整个城市的发展提供坚实的支撑,这是毋庸置疑的,目前仍然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