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房产是富人的财富,是中产阶级的债务“纸牌屋”

发表于:2019-04-14 23:39:00

中产阶级群体的壮大,被认为是整个世界经济体系稳定的基石。然而,最近几十年,全球中产阶级衰落似乎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十年间中产阶级经历狂风骤雨般去杠杆后大面积坍缩。

1991年日本泡沫危机爆发,在“失去的十年”间,中产阶级大量消失逐渐走向“M型社会”。

在过去10年全球经济货币化的宏大叙事中,中产阶级享受着财富膨胀的盛宴;然而,2019年,交响乐渐行渐远,明斯基时刻若隐若现,看谁在曲终人散尽后依然酣醉迷糊、浓睡不消……

本文从经济的底层规律,分析影响中产阶级财富与收入的房产、货币、股票、税收、失业五大要素。

货币 | 金融——“铸币税”与倒U型曲线

1918年美国劳工部就发起“拥有自己的房子”运动;1960年代约翰逊总统提出“伟大社会”目标,决心为美国人的“自身家园”而努力;小布什总统提出“美国住房梦”计划,出台了鼓励次贷的《美国梦首付法案》。

实际上,住房是人的安身之所、心灵家园,拥有住房应该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所以,房产无罪,货币才是恶魔,房价问题本质是货币问题。正如小布什总统的“次贷计划”才是中产阶级的噩梦。

住房社会化是最理想的机制,但极少国家能够做得到;住房市场化是最高效的机制,大多数国家都采用这种方式;而住房货币化则是最糟糕的机制,美国、日本、欧洲以及中国都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这条高维生存之路。

1980年代开始,美国总统里根和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共同导演了“里根大循环”。“里根大循环”本质上是一个金融资本主义主宰全球化经济秩序——即强美元与高债务并存,金融繁荣与实业凋零并存,财富集中与中产空虚并存。

从此,世界各国跟着美国走上了货币主宰、金融主导、债务扩张、财富分化的不归之路。

在美联储强势美元和信息技术的推动下,华尔街金融裹挟金融资本,以及大规模金融衍生品,横扫全球制造业、科技业、制造业以及农业市场。大量财富集中到少部分金融巨头及金融精英手中,而大部分在实体经济中从业的工薪中产的收入反而减少。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1997年-2009年,美国家庭收入的中数增长了13%,也就是说中等收入人群的收入增加了13%,但扣除通胀因素,实际可支配收入反而下降了。研究还显示,美国中产阶级的个人资产比其收入缩水程度更大。1971年至2011年中产阶级收入的中位数下降了5%,但同期净资产中位数则由近13万美元下降至9.3 万美元,降幅达28%,资产缩水将近三成 。

在金融资本主义体系中,货币发行权是集中或洗劫财富的“金权杖”,谁掌握了这柄“金权杖”谁就能号令天下,向广大“币民”收取铸币税,集亿万财富于一身。

在全球金融格局中,美国掌控了最高权杖,通过美元向全球各国收取铸币税。而在各国金融体系中,谁掌控了央行谁就掌控了这个国家的财富分配权。

政府为了实现财政扩张和债务扩张促进投资拉动,往往通过财政赤字货币化的方式融资。这种方式本质上是通过发行货币向全民征收铸币税,让全民买单。

这种“直升机撒钱”的方式,表面上看起来是全民均摊,实际上非常不均衡。与政府相关的、信用好的国企、房地产、基建、金融以及资金密集企业及个人可以获得极大的“货币红利”;而与政府不相关的企业与个人,广大从事劳动密集型产业、服务业的工薪中产阶级不但无法获得任何好处,更大可能是财富在资产价格上涨和通货膨胀中缩水。

首先,“货币富余”领域与“货币贫乏”领域之间的收入差距拉大。

大量货币流到市场上有一个传导过程,并不会立即引发市场价格普涨(通货膨胀)。货币富余领域的价格一般会先上涨,根据斯托尔伯-萨缪尔森定理(指某个产品价格增加并不会导致所有要素的实际收益增加,而是导致这一产品密集使用的要素的实际收益增加,而没有密集使用的要素的实际收益反而会减少),该领域的从业者收入会增加,而货币贫乏领域的收入反而可能会下降。

广义货币大规模增加时,基建、房地产、金融、银行、股票、资金密集型制造业更可能是受益者,而软件、设计、餐饮、零售、知识产业、普通服务业的收益反而因为资产价格上涨或通货膨胀而降低。不幸的是,大量中产阶级居于后者。

其次,货币超发导致资产价格上涨,中产的大量财富被刚需房产所吸收(第二部分论述)。

第三,货币超发导致物价普涨,由于工资黏性,工薪阶层的工资无法立即上涨或涨幅比例不如物价,同时中产的刚需消费比例大,这相当于购买力下降、财富被挤压,而富人因刚需消费占比相对较低影响较小,如此拉大了贫富差距。

法国在过去三四十年内,中产阶层收入上涨速度落后于住房、水电、燃油等物价上涨速度,导致目前中产阶层每月身负的“强制性开支”比重提高,他们可自由支配资金比重下降,严重影响其生活质量。“强制性开支”包括每月偿还住房贷款、各种税收、保险、房租等无法缩减的开支。调查结果显示,1979年“强制性开支”平均占法国中产阶层月支出的21%,但2010 时这一比例上升至38%。对中产阶层而言,“强制性开支”比例也在这段时间内从20%上升到32%。

金融资本主义对中产阶级的第二个杀伤性武器那就是,金融资本攫取产业资本,导致实体产业和中产阶级空心化。

经济学家将库兹涅茨曲线运用到金融产业中,发现金融发展与贫富分化也呈现倒U曲线——金融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触发某个阈值,导致贫富分化加剧。

根据历史数据,美国的贫富分化正是从1980年代里根大循环时期的金融资本主义开始的。

央行及信贷银行大规模的货币产能以及各种金融衍生品的创新,促使金融产业向实体产业收取“铸币税”。金融产业成为食利阶层,实体产业沦为借贷者,本质上是一种租金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