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留言板[金量子论坛]

发表于:2019-03-16 07:24:30

心理学研究清楚地说明“一个人认为他的决策结果是由能力或他们选择的风险来决定的”。大体上,当人们认识到所获得的回馈取决于个人技能的时候,他们会逐渐转向选择承担高风险。如果人们认为结果由机会决定,他们会做出更加保守的选择。


这里,我们分析了个人性格因素如何协作。假设年龄和性别相同,我们可以通过三个性格特征判断投资者的风险容忍度:目标,个人认为自己控制周围环境和结果的水平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是否将股市看作一个在足够多的信息和理性的选择之下会获得盈利的偶然困境。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人们理解概念或复杂思想的能力,取决于大脑分析某种情况的工作模式。这些思维模式在面对一个真实或假设的事件时的处理方式,就像建筑师的可以代表将建设的大厦的模型,或者一个拼凑起来的可以代表复杂的原子结构的五颜六色的小玩意一样。比如说,如果想要了解通货膨胀,思维模型告诉我们通货膨胀意味着——要承受更高的油价或食物价格,也有可能是为我们的员工支付更高的工资。


第一个提出这一概念的是苏格兰心理学家肯尼思·克雷克。在精炼但非凡的著作《解释的本质》中,克雷克写道,人类是信息处理者,人们通过已知的信息建立思维模型,对事件做出预期。根据思维里的“小型外在事物的模型和可能的应对行为”,我们可以“应对不同的情况,找出最佳的方案,在情况还没有出现之前采取行动,利用过去经历的知识解决现在和未来的事情,用更加饱满、安全和可以胜任的方式面对突发状况。”克雷克说,心理学的伟大探索就是发现个体如何建立这些思维模式的。


可惜的是,克雷克在31岁的时候因为一场自行车交通事故而殒命。之后绝大部分思维模式的研究,由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教授菲利普N.约翰逊-莱尔德主导。在《思维模型》一书中,他通过一系列可控实验来观察人们如何形成思维模型,约翰逊-莱尔德发现人类的思考有一些系统性的错误。


首先,我们假设每一种模型出现的概率都是相同的。也就是说,在一系列的思维模型中,我们更有可能平等地对待思维模型,而非针对每一种思维模型采取不同的方式。也就是说人类没有主观的形成贝叶斯推理。约翰逊-莱尔德发现,当人们在面对特定情况而形成一系列的思维模型时,通常会将重点放在其中的几个或一个模型上;显然只依靠有限的思维模型会导致错误的结论。我们从约翰逊-莱尔德的研究中还知道,思维模型通常会提示什么是正确的,而非什么是错误的。我们发现,构建一个什么是通货膨胀的模型,比构建一个什么不是通货膨胀的模型要简单。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我们使用的模型常常有漏洞。我们在面对试图解释的情况时,会建立一个不完整的模型。就算有时候很精确,我们也无法正确地运用。我们倾向于忘记模型的细节,尤其是时间久了,模型会变得不稳定。最终,人们悲哀地构建出基于迷信和无根据的思维模型。


因为思维模型让我们理解基本的思想,好的模型对投资者来说尤其重要,一些人在思考控制市场和经济的背后原理的基本概念。又因为思维模型决定了人类的行为,那些信息不足而形成粗糙的思维模型会导致差劲的投资也就不足为奇了。


是什么让人们接受和回应有疑义的信息?比如说,很明显没有人能够预测股市在短期的走向,投资者为何还沉迷于股市预测?聪明的投资者应该停止听信股市评论者对股市的预测、甚至基于那些预测做投资决策。是什么让这些人如此没有判断力?迈克尔·舍默在他的著作《我们如何相信》一书中给出的答案是:信任体系的力量。


我们首先假设,通常心理学家也接受,人类是模式化思维的动物。本质上,我们动物性的生存能力便基于此。舍默写道,“那些善于发现模式(逆风的方向不利于狩猎,牛粪对农作物有益)的人拥有更多的后代,(同时)我们就是他们的后代”。通过进化的力量,我们将用模式化思维来解释我们的世界,而这些模式形成了人类信仰体系的基础,即它们是固有的。


舍默说如果回到中古世纪,我们会非常感谢信仰体系的作用。那时候90%的人都是文盲。我们现在了解的那个时代关于科学的信息,是由很少的一些知识分子留下来的。其他所有人都用法术、巫术和妖怪来解释他们的世界。瘟疫是因为星象和行星的错位导致的。儿童的死亡往往归责于住在洞穴中的吸血鬼或食尸鬼。一个人若在晚上见到流星或听到狼叫,就会在第2天的早晨死去。


牛顿学说的革命和不断普及的教学减少了古怪的迷信。化学替代了炼金术。帕斯卡的数学解释了坏运气。公共卫生减少了死亡率,而不断进步的医学则延长了寿命。我们可以说,科学时代致力于减少思维的错误和不理性的想法。不过舍默认为,科学还没有完全消灭迷信。很多运动员用奇怪的仪式来保持成功的势头。彩票玩家通过占星术上的标记玩彩票。很多人忌讳数字13,无数人因为担心可怕的结果而拒绝撕毁连锁信。迷信侵蚀了所有人。迷信在侵蚀的时候从不会去考虑对象的教育程度、智力、种族、宗教又或是国别。


舍默说,我们没有生活在史前时代,但我们的大脑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大脑的功能大部分是随着人类历史进化而来的。我们仍然屈服于迷信,是因为作为一个模式化思维的动物,我们需要解释那些无法解释的事物。我们不相信混乱和无序,所以我们需要答案,即使答案不是通过理性的思考,而是通过想象得到的。那些能够被科学解释的,就用科学解释,剩下的交给了想象。


在《被信任控制的大脑》中,舍默告诉大家,人类的迷信源于欺骗模式。就此而言,信仰优先于推理。人类的大脑是一个信仰机器,通常会寻求模式化思维,而这非常有意义。我们会收集那些与信仰一致的信息,而忽略与信仰相反的信息。舍默将其称为“基于信仰的事实”。我们对“眼见为实”耳熟能详;但舍默说,人们的信仰也在支配着每日的所见所闻。


在理解舍默关于想象和信仰机器的论述后,我明白了股市预测的吸引力是有原因的。人类经过长时间的进化,在面对不确定因素时会产生强烈的不安全感与紧张感,因此我们愿意去相信那些可以消除紧张感的花言巧语。尽管在理性的一面,我们知道明天或下个星期的市场无法预测,我们还是相信评论员们能够预测,因为那些未知的因素太让人不安了。


还记得在这一章的开头提到,心理学的研究分为两个大的方向:情绪和认知。而心理学和投资覆盖了这两个方面,有时候是同时覆盖。基于这种情况,我们分别研究了这两个方面的心理学和它们对投资的影响。接着,本杰明·格雷厄姆让大家知道,我们如何在投资和投机之间的认知上有严重的错误;他还对情绪所产生的投资失误做出警告。在行为金融学中,我们检视了人类在处理钱财时的天性弱点。我们努力了解自己的风险舒适度。我们明白了思维模式如何帮助我们提取要点,而不可靠的模型又是如何产生差劲的投资回报。最后,我们回顾了人类倾向于寻找一个模式来解释世界,即使这些并不是基于真实的信息,而是被信仰控制的大脑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