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为电池人发声,消费税应尽快调整取消!

发表于:2019-03-05 19:38:25

  “铅蓄电池不是高能耗、高污染、资源消耗性的产业,而是绿色环保、节能减排、资源循环性的产业。”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在昨天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张天任代表围绕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新能源和循环经济、放管服改革、绿色智造、乡村振兴等方面,共提交了25份建议和议案。其中有一份关于调整和取消电池消费税的建议,他已经连续提了四年。今年,他再次代表全行业发声,呼吁要尽快调整和取消电池消费税,促进中国电池工业高质量发展。

  一、铅蓄电池不是“两高一资”

  2005年,国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文,自2015年2月起对铅蓄电池征收4%的消费税,这让包括天能集团在内的广大铅蓄电池企业“叫苦不迭”。

1551749852615256.png

  电池消费税全面征收之后的第二年,该协会对52家大中型铅蓄电池企业的统计调查,2016年共缴纳消费税约23.2亿元,而同期利润总额仅为19.3亿元。

  张天任表示:“很多人认为铅蓄电池是‘两高一资’,这是一种误解。”

  他说,铅蓄电池在产品设计环节,就相继导入绿色生态设计,替代原有的传统设计,从源头上进行把控,避免了电池产品在生产、使用过程中污染产生和排放,以降低对资源的损耗和对环境的风险。如对环境有影响的含镉、含砷铅蓄电池被全面淘汰,污染物易外泄的开口式电池被阀控式密封新型电池所替代,各应用领域已基本全部配用防治污染物外泄的全密封、免维护、贫液式铅蓄电池,其塑料外壳有足够强度,只要合法规范贮存、运输和处置,不会产生环境污染。

  在使用环节,铅蓄电池更是节能降耗的“排头兵”。据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国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等联合发布的《中国电动车节能白皮书》显示:我国电动自行车保有量约为2.8亿辆,按年均行驶5200公里(日均20公里,每周5天,每年52周计算)的估计模型,年总行驶里程达到14560亿公里。假设80%替代摩托车里程(百公里节油2.5升),20%替代轿车里程(百公里节油9升),14560亿公里可节油4000万吨,相当于2017年全国汽油总消耗量(1.4亿吨)的29%;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09亿吨;减少一氧化碳排放262万吨;减少碳氢化合物排放960万吨;减少氨氮化合物排放192万吨。

  更重要的是,与其他产品相比,铅蓄电池是资源循环性,而非资源消耗性产品。

  张天任介绍,废旧铅蓄电池具有极高的回收再利用价值,是唯一可以高效循环利用资源的电池产品,也是所有的废物中资源回收可利用率最高的。发达国家回收再利用率达到98%以上,我国也已达到90%以上,部分采用先进装备和先进工艺的优势企业,铅回收率更是高达99%以上。与使用原生铅相比,使用再生铅制造铅蓄电池,既可实现资源循环利用,也可降低生产成本,形成闭环式的绿色产业链,还可以降低电解冶炼造成的环境风险压力。近年来,部分大型电池企业纷纷开展废电池回收综合利用,发展循环经济,取得明显成效。

  据国际可持续发展联盟(TSC)2017年度《跨供应链集体行动倡议》影响报告,铅蓄电池与卫生纸、绿叶蔬菜等类似,拥有平均高水平的可持续发展性,跻身可持续消费品排行榜第二位。

  “这些都充分说明,只有污染的企业,没有污染的行业,骨干企业的铅蓄电池技术已经实现全面升级,制造过程的污染已得到根本性的改善,继续对这个行业征收消费税是欠妥当的。”张天任表示。

  二、非法收集处置是污防的重点

  张天任坦承,从全产业链来看,目前铅蓄电池污染防治的重点已经从生产环节转移到了非法回收和再生环节。

  2017年1月3日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6]99号,简称99号文),确定对电器电子、汽车、铅蓄电池和包装物等4类产品实施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鼓励铅蓄电池生产企业回收废电池。这为企业继续坚持绿色环保理念,履行生态文明社会责任,走循环经济发展之路指明了方向。

  张天任表示,99号文出台后,由于政策不配套,制度不健全,监管不到位,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尚未发挥应有作用。我国每年有1.98亿只、重量超过500万吨的铅蓄电池报废,其中七成以上废铅蓄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由于利益驱动,一些小商小贩看中了废铅蓄电池中存留的废铅残值,走街串巷违规收购,简单破碎后,将较难回收的电解液(主要是硫酸和铅泥)直接倒入土壤或排水系统,铅板出售给无资质的小作坊、小冶炼厂。

  小冶炼厂没有专业、封闭的冶炼设备和环保设施,随便支一口锅就可以冶炼,铅烟、铅尘挥发进入大气,遇冷空气或降雨沉降下来,污染土壤和地下水,冶炼完成后,铅渣随意倾倒,进一步污染环境。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因违规回收直接倾倒的含铅废酸超过30万吨,严重污染环境。

  由于非法回收、冶炼商贩都是地下交易,偷税逃税,搅乱回收市场,抬高了回收价格,给有能力履行生产者责任延伸的规范企业回收废铅蓄电池造成严重影响。目前,全国有资质、上规模、专业化的废铅蓄电池回收处置企业不到30家,这些正规企业难以回收到足够的废旧铅蓄电池,普遍产能“吃不饱”,开工率不足五成,经营压力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