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游戏公司过年关 很多小游戏公司直接就倒闭了

发表于:2019-03-03 19:56:23

游戏公司过年关 很多小游戏公司直接就倒闭了

  据统计,游戏行业2018年的裁员比例或达到历史高峰,可能高达70%之多,而在手游之都成都则更为极端,很多小游戏公司直接就倒闭了。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郭佳莹  李碧雯

  编辑丨马吉英

  头图来源丨维京互动官网

  1月24日,刘文在广电总局公示的第四批游戏版号中,终于找到了自己公司的名字,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刘文是深圳某手游公司的创始人,事实上,他所申请的游戏版号早在2018年3月就已经是“通过审核”的状态,按照流程,接下来就是等待版号发放。结果在2018年3月份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中,出审时间截止在3月28日。29日,刘文却等来了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由于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且并未通知暂停期限。

  时值国家机构调整,刘文以为这仅是两三个月的暂停,等机构调整完成,就会重新发放。

  “大概3个月之后,大家就感觉气氛不太对了。”一位游戏版号代理商告诉《中国企业家》杂志,他在此之前帮中小游戏公司提交了100多款游戏,8个月过去了,虽然重新发放,但截至目前只下来3个版号,而海外引入的游戏版号还一个都没有发放。刘文也是他的客户,“对接他的时候,他说公司已经打算注销了,而且就算没注销,他把研发团队都已经裁掉了,没能力给产品做出修改”。

  等来了版号,公司却已无财力再支撑。刘文的公司并非个例,据猎头不完全统计,游戏行业2018年的裁员比例或达到历史高峰,可能高达70%之多,而在手游之都成都则更为极端,“根本不存在裁员这个说法,因为大多都是小团队,直接就倒闭了。”成都一家猎头公司的猎头李雷说。

游戏公司过年关 很多小游戏公司直接就倒闭了

  成都天府软件园是很多游戏公司的聚集地。摄影:润程

  即便版号发放颇有寒冬过境之意,游戏圈却依然无法松口气。版号代理商告诉记者,“现在发放的只是2018年4月底的版号,还有非常多的积压。而且游戏类型大部分是网游和大型游戏,3月份提交的捕鱼、棋牌类游戏都没发。”而让从业者更为头疼的是,审批工作时长完全不固定,“以前可以预料一下正常情况是4~6个月拿到版号,但现在却一直没有恢复正常的进度,感觉新游戏审批还处于一个停滞状态”。

  在刚刚过去的10个月,现金流较为充足的游戏公司大多做了转型,将研发力量部分分散到研发H5和微信小游戏中;小公司则靠做外包维持生计和生存;还有一些早早选择出海的游戏公司则或多或少逃开了这次变动。

  游戏行业的寒冬故事并未结束。即使已经经历这一轮大洗牌,必须承认的是,2018年却没有出现如《荒野行动》、《王者荣耀》、《绝地求生》这种热度超高的游戏产品。启明创投合伙人胡斌说,“某种程度来看,游戏和影视行业很像,每年还是需要有大的创新来做驱动,不然的话不能说寒冬已过。”

  漫长的假期

  游戏版号发放全面暂停3个月后,游戏行业很多人坐不住了,纷纷想了解何时才能重启发放。地处深圳的某游戏公司员工说,“许多大体系的网游公司认识人多,当时就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情况。”

  但得到的反馈都是,“等通知”。

  很多公司只好未雨绸缪,主动紧缩开支。游戏是轻资产行业,员工薪酬是主要开支之一,首当其冲。

  根据伽马数据报告显示,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深圳是国内游戏人才整体需求最多的城市,其中成都游戏厂商以研发为主,腾讯游戏、完美世界等大游戏公司在成都都有研发团队,但成都游戏产业界更多的是中小型手机游戏公司。在这轮等待期中,成都游戏行业因此受很大影响。李雷告诉《中国企业家》杂志,“我们去年上半年业绩很理想,各大公司需求很旺盛,也是招聘旺季,金三银四。但从大概6、7月份开始慢慢产生变化,各个公司裁员慢慢多起来。”

游戏公司过年关 很多小游戏公司直接就倒闭了

  完美世界在成都有一支研发团队。摄影:陈春林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资本对游戏行业的青睐程度也不复从前。从手游爆火的2013年起,游戏公司就被资方看作是“现金奶牛”,上市公司纷纷重金收购,仅2013年一年,就有12家A股上市公司动用超过171亿元资金,收购17家游戏公司,平均市盈率为13倍,最高近16倍。彼时,游戏公司也是风投追逐的对象,根据DoNews的《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投融资报告》,2017年游戏行业共有投融资140起,总额约147亿元,亿元以上的投融资共30起,单笔金额最高达22.7亿元。

  版号暂停给行业极速冻结,也极大影响了游戏公司的估值。上市公司追逐收购游戏公司拉高股价的方式,也让监管部门痛下决心,到了2018年10月,证监会发布了《再融资审核财务知识问答》、《再融资审核非财务知识问答》两份文件,向券商等中介机构明确了再融资的一些审核关键点。两份文件显示,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应主要投向主营业务,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游戏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