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被港证监会勒令停牌4年后 汉能(00566)这次要拉上小股东们一起冒

发表于:2019-03-03 19:45:59

李河君在给小股东们画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大饼。此前的现金私有化方案一旦落实,就是李河君一个人在为这张大饼而赌,而一旦变成了股票置换,就成了李河君带着众多小股东一起冒险。

在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近4年后,曾经的大牛股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想到了一个起死回生的新办法。

2月26日,汉能薄膜发电集团(00566)联合其控股股东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公布了最新的私有化方案公告。

区别于此前汉能宣传的现金私有化方案,此次公告中私有化的方式变成了“股票置换”,原有股东将获得一家新公司股份,之后这家新公司会在A股寻求上市。

这也意味着汉能创始人李河君的资本冒险,要拉上现在的小股东们。

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 李河君

对于汉能和股东来说,这次私有化或许是“在最坏的情况下找一个好一点的方案”。然而,也有一位业界资深律师告诉市界,股票置换方案对于小股东来说具有很大的风险性。

折腾了好几年,现在的汉能是否已经脱胎换骨,它换个马甲到A股讲故事是否会被认可?

01 深陷关联交易泥潭

凭借领先的薄膜太阳能技术,汉能一度是公众眼中最耀眼的新能源明星股,李河君在2014年胡润内地富豪榜中排名第三。在2015年2月发布的“2015星河湾胡润全球富豪榜”上,李河君以1600亿元的财富规模跃升为中国内地首富。

高光时刻延续的时间太短。2015年5月20日,汉能股价在半小时内暴跌46.95%,被迫短暂停牌。

李河君在一次公开采访中回忆起停牌当日,“当时我正在河北郊区做演讲,因为对公司有信心,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我还和秘书讲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之后的事情远远却超出了李河君的控制。

临时停牌后,汉能遭到了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并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由于汉能拒绝提交相关财务数据,当年7月15日,香港证监会指令港交所暂停汉能股票交易。

气急败坏的汉能发布公告,称香港证监会要求其停牌的决定是基于不公平及不合理的基准,不符合股东及公众投资者的利益。

显然,反对是无效的。汉能究竟因为什么原因停牌,如何才能复牌?

2017年1月23日,香港证监会对汉能提出了两个复牌的必要条件,其一,明确提出汉能创始人李河君等五位董事不得再参与公司管理;其二,要求汉能公开刊登一份披露文件,提供关于该公司一切经营活动、资产状况、负债情况、财务表现乃至未来发展前景的详细资料。

香港证监会表示,采取上述行动是因为汉能薄膜与汉能控股之间自2010年以来有过多宗非常重大的关联交易。

观察汉能的运作模式,不难发现,李河君将光伏产业分为上、中、下游三个板块。上游是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负责研发生产;中游是和各地方政府合作的产业园,负责产品的拼接;下游是经销商,负责售卖产品。

在上游研发领域,一位光伏行业的专家告诉市界,因为使用薄膜发电技术,在相似产品上,汉能的产品缺乏价格竞争力。为区分传统市场,汉能还推出了一系列吸引眼球的新产品,目前应该说处于预热阶段,例如背包、家居用品等一些小物件,但是这些产品只能说是有小亮点,而不是必需品,如果想要消费者买账,必须深耕市场,这需要很长时间,但是如果吸引不到,在市场份额上肯定要差。

在下游的销售领域,汉能被多次爆出经销商退款的消息,在“汉能”百度贴吧中,经销商更是抱怨“汉能(产品)卖不动”。与此同时,有用户爆料说,汉能产品远远达不到广告说的发电量,涉嫌虚假宣传。

那么,究竟什么支撑了这个企业曾经高达3000亿的市值,不得而知。

汉能停牌一周年之际,2016年5月20日,李河君辞任公司执董事及董事会主席之职务。2018年4月3日,汉能发布复牌进展最近公告,表示证监会提出的第一个复牌条件已经在2017年9月4日完成。至于第二个复牌必要条件,本公司亦已完成工作,于2018年4月3日将披露文件正式提交到证监会。

面对外界关于关联交易的质疑,李河君却将矛头指向了未知的做空者,他曾公开表示,感谢做空者,是它们让上市公司脱胎换骨,焕然一新,并称汉能对关联交易依赖度已大幅度降低。

无论李河君选择反对还是妥协,汉能的复牌似乎遥遥无期。

02 带上小股东一起冒险

2018年11月23日,汉能移动能源(汉能的控股股东)发布公告:鉴于汉能停牌已经超过三年,出于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经汉能移动能源第二届第七次董事会批准,公司决定对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以现金收购或股票置换,私有化之后公司拟在国内A股上市。

之后,李河君在一次公开采访时表示,“(现金私有化)是出于我们对自己的信心,因为我们以每股不低于5港元要约,等于是我们自己觉得我们股票肯定超过2100亿市值。”

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收报3.91港元,总股本412亿股,市值1648亿港元,李河君实际持股73.96%。若以现金收购方式私有化,据相关机构测算,汉能其他股东如果都选择退出,则意味着汉能移动能源需要拿出536亿港元。

当时,“汉能大股东是否能拿出500多亿港元进行私有化”成为光伏行业以及资本市场的焦点。

无论是小股东,还是吃瓜群众,只等着汉能现金私有化方案的出台。但等呀等,等来的却是一份“以股置股”的方案。

2019年2月26日,汉能发布了最新的私有化方案公告,宣布汉能的现有股东将以“股票置换”的方式,获得一家新公司股份,之后这家新公司会在A股寻求上市。也就是说,明确为非现金收购。

诚如公告上多次出现,大写加粗的风险警示,一旦汉能A股上市失败,就意味着小股东所持有股票不能流通变现,形同废纸。即便是上市了,大部分股票也将面临首次公开发售后禁售期限制,股价更是难以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