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货运盈利魔咒难破 东航物流打响混改攻坚战

发表于:2019-03-03 19:45:01

本报记者 陈燕南 童海华 北京报道

近日,根据上海证监局披露的辅导备案情况报告显示,东航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物流”)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

有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上市后东航物流不仅会被公众和股东监督,更为重要的是能够摆脱国企以往的模式,真正按市场的方式来经营企业,这将面临顺丰、圆通等强势对手更为激烈的竞争。

记者梳理发现,近几年来,东航货运收入数据并不乐观,2016年东航货邮运输收入为人民币59.48 亿元,同比减少8.01%,仅仅占整个东航航空运输收入的6.53%。2017年货邮业务收入为36.21亿元,同比减少39.12%,仅占航空运输业务的3.7%。2018年1~12月累计货运载运率为36.17%,同比减少3.89pts。

东航物流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东航物流在经历了8年左右发展后,受国内同业竞争加剧、外航市场准入限制放宽及可替代运输方式快速崛起等不利因素影响,经营情况持续恶化。为应对航空货运市场日益严峻的竞争环境,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集团”)加快了内部航空货运板块资源的整合进程。目前混改第三阶段工作正有序推进,并正在努力开创“商业模式创新”的3.0版本,这有利于进一步推进公司股权多元化、混合化。

所有员工“脱马甲”

2016年9月,东航物流肩负着民航领域改革先遣队的历史使命,正式成为首批混改试点企业。混改按照“三步走”战略。第一步股权转让,将物流公司剥离东航集团旗下,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打好基础;第二步增资扩股,放弃东航集团绝对控股地位,通过引入45%非国有资本和10%核心员工持股完成股权多元化改革;第三步改制上市,登陆资本市场。

根据《东方航空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辅导对象)与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辅导机构)关于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与上市之辅导协议》显示,东航物流持股5%以上的股东为东方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天津睿远企业管理合伙企业、珠海普东物流发展有限公司、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并且六方股东明确了董事会成员,东航集团将占五席,联想占两席,普洛斯占一席。绿地和德邦则获得监事席。

除了引进外部投资者,东航物流的员工采用的是间接持股方式,由专门设计的有限合伙企业作为持股平台,持股人员作为有限合伙企业的合伙人,通过有限合伙企业间接持有标的股份。东航物流一共启动了三批员工持股工作,总计170人,这些员工为中高级管理人员和对公司发展起重要作用的核心业务骨干。

同时,此次混改还明确,东航物流的所有员工都要“脱马甲”,即脱离国有企业员工身份,与混改后的新东航物流重新建立市场化劳动关系。

有东航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在进行混改后,东航集团的员工可以选择自愿留在东航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然则可以申请去东航其他部门。选择留在东航物流公司的员工大约在年前于东航集团处辞职了,跟新成立的东航物流签订了合同。在新合同上,收入跟经营效益挂钩,做得多也就拿得多,而之前每个月拿到的工资相差不大,现在考核压力应该会逐年增加。

东航物流相关负责人表示,“三项制度”改革是混改的重点。混改后,东航物流建立完全市场化的薪酬管理体系、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按照市场化原则,全员重新签订完全市场化劳动合同。在中高层管理人员中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按照“一人一薪、易岗易薪”的目标,对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和全体员工实行完全市场化薪酬分配与考核机制,真正打破大锅饭,实现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以价值创造为纲,为能力付薪,为业绩付薪,并在薪酬幅宽、薪酬结构、绩效考核、福利政策等方面做了相应的配套改革。

难过货运盈利增长关

记者梳理发现,其实三大航司的货运经营效果并不乐观。近几年来东航集团货运的收入连连下降,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航”)、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也因业绩不佳正在谋变。

实际上,在三大国有航空公司货运业务最困难的时期,行业主管部门一直有想法将货运进行重整以提振,并先后有过多种方案考虑,比如重组为一家“超级货运公司”,或者干脆全部剥离交由民营物流企业统一来运营,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些构想均未能变成现实。混改似乎也成为了通向货运盈利的唯一出路。

2016年,东航航空运输业务营业总收入为910.64亿元,货邮运输收入为59.48亿元,同比减少8.01%,仅仅占整个东航航空运输收入的6.53%。2017年航空运输业务营业总收入为967.53亿元,货邮业务收入为36.21亿元,同比减少39.12%,仅占3.7%。2018年1~12月累计货运载运率为36.17%,同比减少3.89pts,其中国内航线、国际航线、地区航线分别下降7.41pts、2.12pts、2.71pts。2019年1月,货邮载运量同比上升7.83%,但货邮载运率为33.23%,减少3.21pts。东方航空货运盈利魔咒难破。

东航集团的情况并非孤例,由于货运业绩不佳,国航选择剥离中国国际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货航”)以断臂求生,更加专注客运业务的稳定发展。截至2018年12月28日,国航已完成就所持有的国货航51%股权转让给中国航空资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