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大湾区强化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债券通有望双向扩容

发表于:2019-03-02 15:56:04

(原标题:大湾区强化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债券通有望双向扩容)

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正式发布。粤港澳大湾区囊括“2+9”个地区: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与珠三角9座城市(深圳、东莞、惠州、广州、佛山、肇庆、珠海、中山、江门)。其中,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将作为中心城市,发挥辐射带动周边地区的引擎作用。

从金融层面看,大湾区加强了香港作为中国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在岸和离岸的界限将更为模糊,而互联互通机制也将发挥更大作用。未来,大湾区究竟对金融业意味着什么?沪深港通、债券通将如何扩大功能?离岸市场又将如何进一步发展?对此,第一财经记者专访了中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副主管王卫。

王卫表示,“纲要确立了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并对广州、深圳作为区域性金融中心的发展也给了明确指示。”在他看来,债券通有望大扩容,未来“北向通”从资金流入量、品类到风险对冲工具都会继续扩大,甚至离岸投资者可以通过“北向通”来更多参与一级市场的发行项目;“南向通”估计会以逐步开放的形式推进,内地投资者可以参与中资美元债等离岸债券品种的投资。

此外,沪深港通在连接两地股市层面将发挥更大功能。早前在深港通推出时,两地证监会原则同意将共同研究合作推出其他金融产品,并已就交易型开放式基金(ETF)纳入互联互通的投资标的达成共识。当前,众多外资机构认为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沪深港通是互补且重要的投资A股的工具。

强化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王卫表示,在大湾区涉及的11个城市里,最关键的四个城市分别是香港、澳门、广州、深圳,而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实则得到了确立和强化。

“相对而言,深圳则是需要对标国际,作为中国的高科技创新中心。广州更多是作为区域经济中心,服务区域经济,例如制造业等。”他称。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是“一国、两制、三关税区”的多元制度格局,这是其发展的最大制度优势。在“一国”大背景下,香港保留了原有制度优势,实行自由经济政策,港元与美元挂钩,金融市场开放,出入境相对开放和简易,采用普通法制度,以中英双语为法定语言,与国际商业市场完全接轨,同时也有“两制”之便。中信建投的分析提及,“一国两制”再加上三个独立关税区,为粤港澳大湾区对接国际、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更加灵活的制度安排。

在王卫看来,未来内地和香港将是互相合作、取长补短,“这和美国有芝加哥、纽约、旧金山一样,面对的客户一致,但提供的产品偏重不同。”打个比方,正如机构也认为的,不论是A股市场还是港股市场,未来会产生一个“共同市场”的概念。在A股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真正优质的公司大约有300多家,而在港股2000多家上市公司中,除去“A+H”股,也有300家左右的优质公司,再加上在美国上市的小部分优质互联网企业以及B股的少数企业,总共会有600多只优质股票,这些股票会成为“中国股票池”,国外投资者不会再刻意区分这些股票到底是A股还是港股,而是会直接购买股票池中的股票。

此外,在纲要中,大力发展海洋经济也是一个重中之重。“大湾区就是临海经济区,航运、海洋资源、海洋服务、海洋环境等都是海洋经济的组成部分,其要有配套的海洋金融,各界需要大力开发相关的海洋产业和贸易融资、投资和风险管理业务。例如,区域内海洋相关企业可以加大发行债券,也可以把海洋相关的资产证券化。”

债券通有望“南北”扩容

此次,纲要也提及,不断完善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各界认为,债券通未来扩容的概率很大。

今年7月,债券通就将迎来开通两周年,其发挥的作用明显,2018年约有41%的净增持通过债券通实现,而QFII以及中国银行间市场等渠道的作用边际减弱。资产配置方面,人民币债券资产占外资持有人民币金融资产的35%,已成第一大类。在债券通一周年之际,债券通有限公司数据显示,当时债券通账户数量就有356个,其中过半由国际机构投资者设立。德银策略师刘立男认为,在人民币债券市场即将于今年4月被纳入国际指数的背景下,国际投资者愈加重视债券通发挥的门户作用。

在王卫看来,北向通的资金流入将进一步扩大。截至2018年10月末,以人民币计算,彭博巴克莱中国综合指数回报率超过7.11%,10年期国债期货的主力合约2018年累计大涨4.91%,在全球九成资产都在下挫的去年,中国的“债牛”加大了境外投资者的投资兴趣;同时,近期监管机构将开放一系列债券通利好政策,包括推出交易分仓、实施即时货银对付交收方法、允许债券通投资者开展回购及衍生品交易等,未来通过债券通涌入的境外机构投资量将继续扩大,交易更加活跃。

此外,王卫也提及了“新股通”、“新债通”的概念,即除了二级市场,未来境外投资者可能有望通过北向通更多参与债市一级市场投资。“例如此前财政部、国开行、央行在香港发债,以后在内地各种债券一级发行,境外投资者可以直接通过债券通来认购,而不需要相关机构再另外聘用律所、会计师事务所、投行班子去香港发行。”

值得注意的是,债券通的南向通尚未开通,但王卫认为其会逐步开放。“尚未开通的原因在于,中国境内债市,无论是交易所还是银行间市场,交易场所集中度和场内属性较高。然而,即使许多在香港发行的债券是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但仅有极少数在交易所交易,境外债券交易基本依循国际惯例在场外(OTC)交易,OTC市场存在分散度较高的特点,欧美国家、日本等发达国家债券市场也以OTC交易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