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深圳华强北关铺潮:有人年入百万 有人9个档口关至2个

发表于:2019-03-02 07:51:52

  作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深圳华强(行情000062,诊股)北长期以来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但是这几年,关于华强北风光不再的报道持续见于报端,华强北到底怎么了?网上流传的“空铺潮”是否属实?手机通信产业转型、电商冲击、高租金的影响有多大?曾经在这里扎根的商户和创业者,又是如何看待今天的华强北变局……带着这些疑问,证券时报记者多次走进华强北,调查华强北店铺档口和写字楼出租情况,与商户进行深度交流,走访政府人员及专业人士,调查华强北产业转型升级的成效,力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华强北。

  年入百万的吴老板:赚钱全靠转得快 ▲▲▲

  手机占据了华强北市场的大多数铺位。华南路飞扬时代大厦,是华强北月租金最贵的地方,1-4楼是通讯市场,每层定位不一样,而4楼的租金又是这个大厦里最高的,这一层专售苹果手机,从香港拿货过来卖,利润高,传闻中这层楼的老板个个身价千万起。“外面传得太离谱了,哪有这么多千万,我就认识四楼有几十万资产的,哈哈。”吴老板大笑着说。

  2013年,吴老板结束了老家的MP3、MP4生意,来到深圳华强北,从学徒做起,修苹果手机。“那时候一个月能赚1万多吧,要修的机器多得很,想赚多少完全取决于你想修多少,修得多就赚得多,修到凌晨三四点也是常有的事。很累。”吴老板回忆道。

  修了两三年后,身体报警了,腰椎盘突出问题很严重,不能久坐,手机维修的事不能做了,再加上老婆孩子过来了,一万多的收入在深圳根本不够花,在市场混久了,也认识了一些人。吴老板开始尝试做苹果手机生意,也就是去香港拿二手手机,过来到深圳卖。“第一单就赚了四万多块钱,可把我乐的。”但第二单“统货”看走眼了(小编注:所谓统货,就是在一个偌大的工业厂房内,遍地都是一排排黄色的纸皮箱,箱子里面满满的都是iPhone手机,看谁给的价钱高,这一箱子货就归谁。如果拿的那一箱货成色不好,就会亏),接下来又陆续亏了三四批货,当时他总共就只有20来万的本金,亏到所剩无几了,“那时候心里很绝望,只想回老家,快点离开深圳,再也不要来了。”吴老板最后还是决定扛下来,通过信用卡腾移资金,终于又赚回了本金20万。

  2016年,吴老板将档口开到了华南路飞扬时代大厦4楼,租金最高,人气最旺,“就是这同一个柜台,租金有过3000元/月,最高到过18500元/月,现在是9000元/月,半年签一次合同,生意好就涨价,档口空得多了就降价。反正每次签约租金都不一样。”一平方左右的玻璃柜台,位置好的曾被炒到三、四万一个月,转让费达到150万,后来市场进行了控价,规定每个月租金不准超过1万3,炒作才有所降温。

  今年是吴老板做水货手机的第四年,他总结前三年,收入每年都在增长,现在“统货”基本不会看走眼。2018年赚到了百万元左右。回忆到华强北这六年,买了房(惠州),买了车(宝马),生了二胎,大儿子在深圳上学,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华强北客流减少?这个我没有明显感觉。生意不好做?我觉得一个行业做到一定阶段,尤其是电子行业日新月异,肯定会发生变化,就看你能不能跟上这种变化,跟不上就不好做,跟得上就好做。”吴老板说道。

  感叹越来越难的周老板:二手手机生意做了18年 ▲▲▲

  六年之前,周老板的店也开在飞扬时代大厦4楼。“那时飞扬市场做得还比较杂,我们4楼也租过,3楼也租过,人气好了以后,就把我们做二手机的都赶到爱华市场来了,因为都是通天地集团的市场,我们做久了反正都是做老客户的生意,在哪个市场无所谓。”全国的二手手机在华强北集聚,又从华强北卖出全国各地,因为这里有着二手机产业链一条龙服务,逐渐发展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二手手机生产和集散地。

  一栋毫不起眼的民房,底下是污水横流的菜市场,菜市场楼上是二层商铺,再往上是居民楼。爬上油腻的楼梯,斑驳的墙面上布满了各种痕迹,来到楼上,眼前的一切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喧嚷的人群,热闹胜过早高峰的菜市场,这里是华强北二手手机的重要市场——爱华市场。周老板的档口,就在二楼。说是档口,其实就是一个70公分长的玻璃柜,占地1平米,租金每月3000多元。“这层楼不知有多少千万富翁呢,你看看这工作环境,我们一年350天在这里,市场的人大多是草根出身,我们根本不需要高大上的环境,不需要政府进行这规划那规划的,只要有钱赚。”

  “过完年刚上来,每天出货1000多台,连续几天,老婆还在家里没过来,可把我忙死了。”周老板回忆起2004年春节后市场交易高涨的时候,语气中仍透露出兴奋。

  周老板2001年高中毕业后就来到华强北从事二手手机生意,在这个简陋的玻璃柜旁边,他坐了已有18年,见证了华强北的兴衰迭起。在老家的省会城市买下了两套房,在深圳也买房买车,还生了3个孩子。

  他印象中,生意最好的时候是2003年、2004年,每天能卖好几百台,而且有相当比例的二手手机是卖给了老外,耳濡目染下来,他们夫妻俩也都学会了简单的英语交流。什么时候觉得生意在变差呢?周老板想了一下,“大概是2012年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