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V视角|数据告诉你:上证指数怎么走?

发表于:2019-03-02 00:11:19

  ·编者按·2018年的A股市场可谓清味寡淡,遭遇一场"寒冬",展望2019年以至更远的未来,市场依然会“我行我素”,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市场“任性”之前去发现风险和价值。今天,《红周刊(博客,微博)》与今日头条独家合作共建“V视角”栏目,本栏目为资本市场专业人士而设,为市场提供原汁原味的大V们的看法、决断和思想。无论前路迷途抑或正道光明,我们都会与投资者相伴一路,喜乐相随。

  2018年上证指数跌幅超过25%,2019年开年指数也一度下探至2440点新低。站在农历新年即将来临的时间窗口,笔者特意梳理了一下上证指数当前所处的历史位置,从中感受可能会出现的中长期走势。抛开短期走势,着眼于中长期指标,才能跳出树木看树林。接下来,笔者将从宏观面、上证指数具体指标等两个维度展开分析。

  宏观面具备长期看多基础

  1.GDP增长率

  随着GDP数据越来越庞大,看绝对值已没什么意义,但GDP的增长率却依然是一个重要指标。2018年4个季度的GDP增长率分别是:6.8%、6.7%、6.5%、6.4%。这一数据持续下滑,由于基数太大,业界普遍认为,未来GDP增长率将从8%区间段下滑至6%的区间段,但通过对比历史上的GDP增长率,发现季度增长率低点分别有:1998年第二季度:6.9%;1999年第四季度:6.7%;2009年第一季度:6.4%。当前GDP增长率差不多处于历史低点位置。

  虽然未来GDP很难增长到像2007年第二季度的15%,也几乎很难再现2010年第一季度的12.2%,但是在6.4%的基础上回升,还是大有作为的。基本的逻辑有:固定投资再次加速,如高铁、土建、特高压、5G等;通过降准市场,目前资金较2018年较为宽松些;大家普遍对2018年的实体经济感到难过;随着互联网下沉,以及5G时代到来,新机会将越来越多。

  2.证券化率

  证券化率,是巴菲特特别喜欢用的指标,但因中国的情况不同于美股等国外股市,因此只能内部纵向对比了。证券化率指标的计算是总市值占GDP比重,在2018年股市调整,总市值持续下降而GDP上涨的背景下,该指标注定是下滑的。

  历史上自2006年以来该指标的低估值分别是:2009年1月:42.4%;2014年1月:39.9%。当前的证券化率是56.6%,虽然距离最低点还有稍微的差距,但证券化率的低估区域应该是:40%~50%。显然,目前仅一步之遥,如果你是中长线投资者,目前来看,应该具备算是不错的左侧机会,但若你坚持市场还需进一步下探到位才行,那就让市场选择吧。

  3、IPO总额

  A股历史上,一直都存在IPO金额和走势高度相关的特征,似乎起到了闸口行情信号灯的作用。翻看历史IPO融资金额高点数据:2007年10月26日IPO融资金额达668亿,对应上证2007年10月12日历史最高点6124点;2009年7月22日IPO金额501亿,对应上证2009年8月4日阶段性最高点3478点;2015年6月18日IPO金额350亿,对应上证2015年6月12日阶段性最高点5178点。

  以上数据,显然不是巧合,IPO融资金额太高分流了二级市场资金,导致阶段行情的结束。而2018年5月24日IPO金额270亿,之后上证好不容易出现的反弹,在5月21日到达高点3213点后,之后开启了漫漫的调整行情。可见,短期的IPO金额过大,对市场影响还是不小的。但如果仔细看区间累计IPO金额就会发现:自2015年12月以来,IPO金额持续在一个很小的区间里,因此累计起来的IPO金额就不大了。

  对比2014~2015年牛市的出现,之前也出现过这样的IPO金额缩小的区间。因此,可以初步估计,随着时间的拉长,将有更多资金希望在二级市场有所作为,或许这就是下一个牛市来临需要的一些必要条件和基础。

  上证指数走低空间有限

  谈完了宏观面的几个大指标,下面来看看指数。

  1、平均市盈率

  若谈单只股票的市盈率,因为存在戴维斯双杀和戴维斯双升效应,常常无法准确评估个股的估值情况。但是指数的平均市盈率就不同了,用来解读市场是高估还是低估,应该算是不错的指标。

  自2004年以来,上证低估的平均市盈率有:2005年7月18日最低市盈率是15.9倍,对应低估区域:15~20倍;2010年10月29日最低市盈率是13.5倍,对应低估区域:15~20倍;2014年7月10日最低市盈率是8.73倍,对应低估区域:10~15倍。

  从这个数据中,可以初步判断上证平均市盈率的历史低估区域,正从15~20倍下探到了10~15倍。当前的平均市盈率是11.45倍,同样已处于历史低估区域,距离下轨的10倍市盈率相差无几。你非要达到上一次的最低点8.73倍吗?虽说没什么不可能,但笔者认为可能性越来越小。

  2.技术指标

  看清楚了上证估值的位置,再来看看技术表现就更好理解了。既然是中长期机会,自然就不用看日线和周线。月线上,有两个通道:2016年2月到2018年1月,持续上升通道;2018年2月至今,持续下降通道。这个下降通道,已经产生了12个交易月,按照MACD周期计算已经突破了极限空间。从周期时间看,上证月线随时会迎来反弹周期。而月K线距离下方的支撑位——250月线的2333点也不远,这里有强支撑,随时有望出现反弹。

  季线上,上证指数在历史上有过的底部区域:2005年第三季度,触及60季线后立即开始反弹;2012年第三季度,触及60季线后,围绕60季线反复了两年之久,2014年第四季度才开启反弹。而当前,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触及了60季线2624点,目前离60季线下方不远,可见目前上证的季线来看已经处于历史底部附近。现在唯一的疑问是,究竟选择2005年的方式快速反弹,还是用2012年的方式需要反复两年时间。还是选择折中方式吧,直接快速大反弹显然不切实际,采用温和见底,U型底更合理,只是这个底部时间上笔者倾向于1年差不多,但一切还是市场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