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律师:万科合伙人制度原罪 资金来源涉侵害国有股权益

发表于:2019-03-01 20:02:31

  曹洪林

  一次突然的信息披露,和一篇质疑性报道,让2月23日召开的万科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获得了出乎意料的关注度。

  从春节前的股东大会议案披露经济利润奖金分配比例,到大摩财经报道中对王石郁亮薪酬回报的计算及“迟到6年的信披”的质疑,再到股东大会上万科高级副总裁谭华杰、董秘朱旭长达一个小时的回应,万科经济利润奖金制度、事业合伙人制度、管理层资管计划的来龙去脉,8年来第一次被更广泛的公众所了解。

  万科经济利润奖金制度、事业合伙人制度、管理层资管计划,是万科管理层薪酬回报的重要组成部分。三者当中,事业合伙人制度居于核心地位。经济利润奖金制度已实质演变为事业合伙人制度,而管理层的两个资管计划(金鹏、德赢)是合伙人制度的具体实施手段。

  股东大会结束之后,舆论对此仍高度关注。笔者根据公开资料的梳理,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发现万科合伙人制度及管理层资管计划,仍存在不少的疑点。

  其中,合伙人制度的原始资金,存在来源合规性的法理疑问,或涉嫌侵害国有股权益。而金鹏、德赢两个资管计划,在股权架构、人事上的大量交叉,使得它们仍无法摆脱“一致行动人”关系的质疑。对比资管计划买入万科股票的时间段和期间万科发布的重要公告,金鹏、德赢存在管理层利用信息优势进行内幕交易的嫌疑。

  资金来源涉嫌侵害国有股权益

  根据谭华杰在股东大会上的介绍,金鹏资管计划的14亿元劣后资金(也是万科合伙人制度的原始资金)来自于对2010-2013年计提的经济利润奖金的一次性提取。这笔14亿元的资金,配上38亿元优先级资金,成立了金鹏资管计划。

  然而,在一次性提取的行为发生之时,这笔14亿的资金因为未实际支付,在会计处理上,应仍被视为公司财产。因此,在未经股东大会审议的情况下,发生的一次性提取行为,实际上是侵害了万科公司的财产权。

  为何这么说?

  首先需回顾经济利润奖金制度的具体规则。根据万科2010年财报,该制度的主要规则为:若管理团队为公司创造的经济利润超出当年社会平均股权收益水平,则万科将于当年实际经济利润中计提一定金额作为给管理团队的经济利润奖金;若当年利润未能超出社会平均股权收益,则从已计提奖金额度中扣减一定金额。每年计提的奖金有一部分当期发放,其他部分作为“集体奖金”继续计提,至少递延三年后可以申请支取;在此期间,留存部分的计提奖金仍然有可能因为业绩不达标而被扣减。

  以上规则概括起来主要在于两点:一是计提之后并不会全部实际发放;二是在业绩表现未达标时,公司有权将已经计提的奖金重新扣减。

  根据上述规则可以看出,万科计提的奖金在未实际发放前存放于公司奖金账户内,仍属于公司财产,而非被奖励对象的个人财产。也正因为这样,当业绩表现未达标(经济利润低于当年社会平均股权收益水平)之时,公司才有权对已经计提的奖金进行扣减。否则,如果未发放之前所有权已经归个人的话,公司是无权做出扣减动作的。

  正由于已计提、未发放的奖金仍属于公司财产,因此,在没有达到规定的发放条件时,如有特殊需要,公司仍可以为了其他生产或投资用途而使用这部分资金。当然,如达到发放条件,公司须重新筹措这部分资金用于发放。达成发放条件而未发放之时,个人拥有对公司的债权,但仍无所有权。

  然而,到了2014年,万科董事会对经济利润奖金制度进行了修改,决定将每年计提的用于发放的经济利润奖金全部作为集体奖金,一次性全部支取,并以事业合伙人的个人名义交由盈安合伙发起了金鹏资管计划。正是这一变化导致了金鹏计划的原始资金的合法性问题。

  万科设立事业合伙人持股计划并提取经济利润奖金时,并未按照《关于上市公司实施员工持股计划试点的指导意见》 的规定要求律师出具法律意见、未经独立董事和监事会发表意见、未提请股东大会审议,也没有公开披露事业合伙人计划的主要条款 ,而仅通过董事会决议即通过了持股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实际上,当时的万科董事会中近1/3的董事同时兼任管理层。

  笔者认为,万科董事会未经股东大会批准,将仍属于公司财产的经济利润奖金全部支取,并以事业合伙人的个人名义交由盈安合伙管理,属于违规挪用公司资金,实质上已侵犯了万科公司的财产权,也进而侵犯了包括国有股东在内的股东利益。

  万科的大股东一直是国有企业,以前是华润集团,现在是深铁集团,在万科公司中享有大股东对应的权益。万科公司利益受损,国有股的权益亦跟随受损。因此,诸如万科这样的最大股东为国企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一定程度上也担负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职责。

  尤其是,万科事业合伙人还引入了杠杆配资,让原本属于万科公司的资金承担了更高风险。谭华杰近日首次披露金鹏资管计划为2.7倍(劣后14亿元,优先38亿元)。原本属于万科公司的14亿元资金,作为劣后级份额为杠杆资金提供担保,承担因被平仓而带来的风险,大大提高了造成国有股权益严重损失的可能性。

  资管计划的“一致行动人”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