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财经 >
热门新闻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百济神州(06160),这家亏损过亿的公司凭什么值百亿美元?

发表于:2019-03-01 19:01:15

如果没有罗伯特·斯万森(Robert Swanson),这一切可能都不会发生。赫伯·波伊尔(Herbert Boyer)可能会按部就班地做着科研到老。

1971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首次向癌症宣战,签署《国家癌症法》。

5年后,27岁的Swanson找到后来的诺贝尔奖得主Boyer,随着“难吃的”三明治和几杯啤酒下肚,这位“思想保守”的科学家Boyer终于被Swanson说动,决定一起开始创立公司——基因泰克(Genetech)。

1980年,这家成立了4年、总收入只有900万美元的公司带着几个在研新药于纳斯达克上市,市值区区3500万美元。

1990年,市值35亿美元;

2004年,市值500 亿美元。

它依然没有止步。2008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34亿美元,利润增长24%。此时基因泰克市值破千亿美元,甚至超过了老牌制药巨头辉瑞。

Boyer也成为第一个凭借科学发现成为亿万富翁的生物学家。他深厚的生物医药背景,与颇有经商头脑的Swanson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优秀的科技成果与独具眼光的资本完美结合,孵化出第一个具有市场潜力的重磅新药,成功打开市场并开始几何级数的增长。

基因泰克这个科学与商业结合的故事,中国也在上演。

从美国科学院到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

1974年,尼克松签署《国家癌症法》后第三年,对王晓东来说,是毕生难忘的一年。

11岁的他目睹母亲从患癌到离世。看着躺在病床上备受癌症折磨的母亲,强烈的无助感刺痛了他的心。

70年代,国内对癌症还没有很深刻的认识,基因检测、肿瘤靶向治疗、PD-1和CAR-T等名词更是闻所未闻。不幸遭遇癌症的患者,只能在手术治疗之后忍受效果很差的放化疗痛苦,而身体状态却每况愈下。

癌症治疗方法的历史演进

image.png

资料:弗若斯特沙利文分析,百济神州招股书

自此,在王晓东心里,埋下了一颗致力于癌症研究的种子。

1980年,王晓东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就读生物系。1986年,作为北京师范大学唯一一位通过中美生物化学联合招生项目(CUSBEA)考试的学生,他进入美国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攻读博士学位并进行博士后训练。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在美国原本研究胆固醇调节的王晓东,竟发现其研究与细胞凋亡有关。细胞凋亡,是细胞为了更好地适应环境而主动选择死亡的过程。它与人体的发育、衰老、神经退行及癌症的发生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王晓东的科研兴趣点逐渐转向此。而细胞凋亡现象恰与他最喜欢的一句诗——“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不谋而合。

然而,研究过程却远没那么诗意,这项工作一经开始便持续了数年。

1995年王晓东实验室成立,几年辛劳,这家实验室清晰地描绘出细胞凋亡过程。这使得他在41岁时即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也为他此后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各项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可就在美国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再一次改变了方向,选择回国。

2003年,40岁的他回国担任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北生所)所长。

作为国内科学研究的一块“体制外试验田”,北生所采用全员聘用的体制,不问文章数量和评奖情况,只追求创新的科学研究。15年间,这个红色四层小楼中走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科研人才。

这个被誉为“中国最高效研究所”的发展,也为后来百济神州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在风口上起舞

2000以后,癌症成为人们谈论的热点话题。拿中山市为例,1970年,每天的癌症发病0.78人,而到2009年,这个数字增涨了十几倍——8.34人。

癌症发病率的提高以及全球抗癌新药研发的迅猛势头让王晓东既忧虑又兴奋。

王晓东深知,国外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在抗肿瘤新药研发方面进展迅速,靶向药物和免疫抗肿瘤药物领域不断有新药上市。与传统的放化疗相比,这两类药物就像‘精巧炸弹’,疗效明显、可持续,而且副作用很小,许多患者的疾病状态得到了改善。

可我国新药研发能力薄弱,一些患者被迫通过走私购买价格昂贵的外国药,一个疗程的药费高达几十万元。长此以往,不仅对患者无法交代,我国的医药产业也将更加受制于人。

国内得癌症的越来越多,而多数癌症到了晚期基本上无药可治,患者只能等死。这些事让王晓东深受刺激。他明白,理论和概念是治不了病的,研发抗癌新药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像基因泰克Swanson出现在Boyer的故事中一样,也有一个人出现在王晓东的故事里。

2006年,已有丰富管理经验的欧雷强(John Oyler)敏锐地嗅到中国生物医药巨大前景,随即创办了CRO公司保诺科技。

可欧雷强一直有个自主研制创新药的梦想。于是,2009年,他毅然离开了刚刚被PPD(美国三大CRO公司之一)收购的保诺科技。

机会总会给有想法的人。2010年,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一个朋友聚会上,欧雷强巧遇同在北京中关村园区工作的王晓东。两人对自主研发创新药有同样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