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星石投资汪晟:看好关注新能源车三大领域

发表于:2019-02-28 15:19:00

网易财经1月31日讯 近日,在由网易研究局、巨丰财经、金砖智库CBGG和清泉研究院联合主办的大型经济论坛——“中国经济报告·2019年基金业变革与展望”上,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深圳交易所投资者教育中心副总监沈梁军、泓德基金副总经理邬传雁、中欧基金基金经理周应波、融通基金基金经理王超、汇添富基金基金经理胡昕炜、星石投资副总经理、首席权益研究官汪晟等围绕2019年资本市场变化、新的投资机会等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中国经济报告:2019年基金业变革与展望


星石投资副总经理、首席权益研究官汪晟表示,整体上对2019年还是积极看好的。2019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是政府的应对政策,核心思路就是逆周期调节。管理层对经济有清醒认识——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加上强大的执行力,办法总比困难多。因此,我们相信主要风险会得到有效化解。另一块,我们已经看到国债利率开始下行了,从过去的经验看,接下来票据利也在往下走,我们可以继续跟踪,看能不能继续往下传,传到房贷利率,最后传到企业融资利率。如果这样传下去,那么可以说信用扩张又恢复了。

当前货币政策边际上转向宽松的方向已经确定了,但这次不走传统老路,可能是一个比以往要长的过程,在节奏和结构上就需要我们谨慎把控。总的来看,2019年肯定是机遇大于危险的一年,我们在战略层面应该是乐观的,战术层面可以适当谨慎。

新能源车细分领域方面,整车、上游材料、电池这些环节在全球范围来看已经形成了垄断竞争的格局。我们看好的标的也就是在这个产业链上具有全球竞争优势的那些企业。

下附采访摘要:

话题一:对2019年资本市场怎么看?

周应波:

在我看来,2019年是在2018年的基础上做判断,也是站在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积累以及接近30年资本市场积累的历程上做判断,站在全球的金融市场或是中国金融市场的历史来看,像2018年这样“黑天鹅事件事件”频发的年份毕竟是少数,所以我要讲的第一点是:看待2019年的资本市场不要只看2018年,而是要静态动态结合起来,把宏观以及中长期经济结合起来客观分析。

一方面,2018年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2018是全球所有大类资产里除了现金和个别品类之外,负收益品种最多的一个年份,没有之一。2019年大家想从不确定性里找一些确定的东西,有几点东西我觉得是确定的:

一、整个市场的估值水平是确定的便宜了。比如上证指数,虽然这个指数有一定失真,但不管是看这个指数还是其它参考指数,在历史上都处在估值相对以及绝对的底部位置,买东西在比较低的位置买,相对来说赚钱概率更高。

二、改革开放四十年,一批蓝筹公司经过过去这么长时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非常强的研发能力、非常强的生产组织能力以及非常高的管理水平,这个水平并没有因为过去几年的下跌而丧失。这些公司就是我们A股市场的中坚力量,这批公司的实力不断增加,未来这些公司为投资者创造回报的概率和幅度也就越大。所以这是第二个确定的事情。

三、如果简单总结资本市场面临的外部环境,2018年是“经济退加政策退”的组合,这个组合对于权益类资产是比较差的外部环境。但2019年我们可能会面对“经济退加政策进”的组合,在中国改革开放不长的历史上这样的“政策进”也碰到过多次,对于资本市场还是相对偏有利的环境,因为股票市场是反映未来几年预期的市场。这是我想讲的第三点确定。

在这么多不确定里我们能看到三点确定,就已经可以对于投资起到指导意义。另一方面,我认为整个宏观经济里,可能还有一些风险需要在未来一年甚至未来数年通过政策组合拳、经济保持一定速度的增长把它化解掉,这些风险有可能会在未来一年或几年时间里爆发,可能还会对我们的资本市场产生较大的向下拉力。这些因素还没有完全消除,但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已经被包含在了整个资本市场估值或指数的位置里,可能我们2019到2020年这段时间还需要去关注一下房地产市场,在过去十几年里我们没有碰到过的偏下行风险是有可能需要面对的。

结合这两方面,我们面临的市场是有机会的,但机会可能更多是在结构性里,包括创新领域,技术的创新,传统产业里优秀龙头公司通过市场份额的提升进一步为股东创造增长、创造比较好的ROE回报。

汪晟:

我们整体上对2019年还是积极看好的。2019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是政府的应对政策,核心思路就是逆周期调节。管理层对经济有清醒认识——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加上强大的执行力,办法总比困难多。因此,我们相信主要风险会得到有效化解。另一块,我们已经看到国债利率开始下行了,从过去的经验看,接下来票据利也在往下走,我们可以继续跟踪,看能不能继续往下传,传到房贷利率,最后传到企业融资利率。如果这样传下去,那么可以说信用扩张又恢复了。

基于上面我们对政策的判断,我们觉得社融、包括M2这种领先性指标正在触底,12月份的数据出来已经有一些这样的态势了:M2已经开始小幅度回升,M1也已经不再下滑了。M2和社融的触底有代表性,这种领先指标对于社会预期是有影响的,领先指标的触底、回升可能会影响社会的预期,让社会预期从悲观修复到不那么悲观,或者是慢慢恢复,这是一个方向。但有一点不确定性:以往可能是基建、地产一放松,马上信用扩张就开始了,但这次并没有走传统老路,不像以往是很快的信用恢复,所以方向上可能是这个方向,但从节奏上、从幅度上,可能是一个比以往要长的过程,在投资上可能需要有更高的能力来把控这个过程。因此重点在于方向是确定的,但节奏和幅度需要我们把控。

对于2019年的态度我们还是比较积极的。当前市场已经达成了一致预期,一季度经济肯定是非常差的,形成了预期后,经济往下掉的差结果出来我觉得也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它只是一个预期的兑现。

从宏观看,主要的风险已经充分暴露了,或者说正在被化解。如今我们看到的大风险基本暴露出来,这时候哪怕看到基本面真的往下了,它也只是前面风险暴露的结果,如果用这个来指导投资那就有点用后视镜指导投资了,那是不对的。

总结一下:战略层面应该是乐观的,战术层面可以适当谨慎。不管怎么说,2019年肯定是机遇大于危险的一年,我们还是比较积极的。

王超:

因为我们这边是做债的,所以从债券投资者的视角来看,我的观点可能跟前面两位大佬的观点不太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