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纾困流动性 “国资系”抄底20余家A股民企

发表于:2019-02-28 11:59:13

  证券时报记者 王小伟

今年以来,“国资系”在A股市场开启大手笔、高频次“扫货模式”。截至目前,包括国资委、地方政府、中央事业单位在内的“国资系”主体正在参与或已经完成20余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交易;同时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研获悉,尚有不少民营上市公司在与国资谈判股权转让或流动性救援方案。根据业内判断,今年年底前国资入主民营上市公司的案例还将大幅增加。

通过对国资、民营公司、投资机构等多位人士的采访,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本轮“国资系”的频繁入主,与“去杠杆”和股市调整所带来的民企资金链紧张以及由此衍生的债务难题密切相关。业内的普遍观点是,国资的进驻将对上市企业治理和二级市场生态带来重要影响,但包括机制激活等在内的诸多后续难题仍待解决。

国资寻求优质公司

空壳公司无缘“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民营上市公司迎来一批新的进入者,很多拥有业务护城河的民营企业的控股权陆续落入了国资的口袋,这是此前金融收缩环境下较少出现的一个新现象。”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8月下旬,随着控股股东碧空龙翔股权变更工商登记手续的办理完毕并换发营业执照,金一文化实控人正式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肇始于7月上旬的“1元卖掉控制权”事件火速实施完成,金一文化被提供流动性支持的计划将被提上日程。

几乎与北京金一文化实控人易主同步推进的,还有深圳的科陆电子。公司控股股东饶陆华筹划将持有的1.52亿股股份协议转让给深圳市国资委全资子公司远致投资,这意味着科陆电子也将迎来国资背景的战略投资者。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初步统计,今年以来,包括国旅联合、三聚环保、华塑控股在内的20余家民营上市公司,均正在或已经完成相关股权转让事项,且均有国资接盘方,受让股权合计超过30次,交易金额超百亿。其中,三聚环保、新筑股份、金力泰等民营公司更是彻底变身为国营企业。

“国资系”成为参与A股公司控制权转让市场生力军,整体呈现在我国多地同步推进的态势。“今年以来,大量民营上市公司都在与国企谈控股权转让和流动性拯救的方案,从我们接触的企业案例来看,相信今年年底的数据会很大。”苏培科介绍说。

这种预期在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对上市公司的采访中也得以验证。高峰(化名)在某家以工程总包为主营业务的中小板公司担任董秘。在他看来,目前寻求国资入主的民营企业,都堪称“心明眼亮”。“我们公司虽然身处轻资产行业,但是产业链条很长,且从上到下垫资明显,因此,我日前也在向董事长建言,考虑能否引入国资股东作为战略投资者。我担心,倘若公司速度慢了,未来国资都不一定看得上我们的股权和资产了。”高峰表示。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本轮“国资系”参与民营公司的控股权转让交易,主要包括两大类型:第一类民营方相对主动,以三聚环保为例,公司利润规模较大,应收账款也属优质资产,公司通过海淀国资委的入主,除了有望迎来品牌背书、资金扶持等支援外,还将结束公司自2002年以来一直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历史;第二类则相对被动,以科陆电子为例,公司控股股东饶陆华筹划10亿元转让1.52亿股股份给深圳国资系公司,就被市场认为与化解其大比例股权质押风险有关。

不过,虽然从交易意愿来看出现分化,但是从国资接盘标的特征来看,却存在一个明显的共同特征:质优公司是国资参与控股权转让交易时的首要考量因素,业绩不佳或者没有核心业务护城河的“空壳公司”始终无缘本轮热潮。

几乎所有“国资系”参与股权转让的A股公司,质地均较为优良。财务指标方面,包括三聚环保等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规模实现多年连增,即便类似科陆电子等公司今年上半年出现业绩下滑,全年净利润也始终保持在亿元以上规模。标的所涉产业方面,虽然各地标的公司囊括了节能环保、旅游服务、机械制造等多个产业,但是均与战略新兴和产业升级的大方向一致。

金长川资本董事长刘平安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质地优良、拥有核心竞争力,是国资入主最为首要的考量因素。“这是基于稳健投资的需要,符合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

8月以来,A股市场曾出现一轮以ST公司、乐视网等代表的“问题公司”或“空壳公司”的炒作热潮,原因之一曾被市场解读为:随着今年国资平台频频参与A股公司或其控股股东的股权受让,部分壳公司开始受到国资青睐。但至少从目前来看,并不存在国资青睐低市值空壳公司的情况。

实际上,国资开启“扫货模式”并非仅仅局限在A股和二级市场。刘平安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近两年来,各地产业引导基金等国资投资机构也在大量出现;从新三板市场来看,大部分挂牌公司所发行优先股的认购方也悉数为国资平台或国资产业基金。从某种意义上看,国资系在A股市场"扫货",与一级市场和三板市场呈现相呼应格局。”

多因素致民企

流动性吃紧

一边是民营大股东寻求脱身,另一边是国资寻求优质资产布局,为什么两者会在今年集中同步现身呢?大多数民营企业控股权的脱手,源于资金链之痛。

“金融收缩政策持续了较长时间,对于保证我国金融安全和经济稳定、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此也带来公司融资更难、更贵、门槛更高的新情况。”北方某元器件民营上市公司实控人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公司筹划每一笔融资,都要与银行数十人会面,导致企业投入研发、投入实业的精力大幅分流;另一方面,公司还频繁遭遇到期续贷时临时要求增加担保物,提前还贷、利率上浮等要求,这使公司现金流更加紧张。

民营类上市公司融资难除了上述金融收缩因素外,业内分析认为,还与融资大环境之外的多项其他因素密切相关。

例如,前期高杠杆被视为部分民营企业流动性危局的关键因素之一。民营企业具有相对灵活的决策机制,并且前期的投资扩张具有惯性。通过股权质押等多种方式,资产已经投了出去,但尚未贡献利润和现金流,一旦面对突发的金融收缩政策,资金回流路径就会面临干涸。

在苏培科看来,这种合法的股权质押并无不妥。“在目前中国的金融市场环境下,要想从银行等金融机构拿到相对低成本的资金,必然要求用流动性较好的资产作为抵押品,于是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资就成了必然选择。大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拿自己的股权质押融资,都是继续发展上市公司相关业务,只是有些大股东将质押资金用于周期较长的项目投资。”

但今年以来,二级市场估值进入下行通道,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补仓和按季还息的压力增大,只得向短期拆借求助,在银行融资的情况下,被挤到影子银行、民间借贷甚至P2P,高利息进而让资金链和信用链绷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