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科创板脚步临近科 创板首批名单有哪些?

发表于:2019-02-28 08:08:27

  科创板的准备工作牵动着整个市场的神经。

  近期,有消息指出,科创板规则征求意见稿的大方向已定,部分细节在做最后修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指日可待。

  与此同时,上交所日前已经与大型头部券商沟通了项目储备情况,创投机构也在积极筹备。证券时报记者咨询多家知名创投机构时发现,部分机构已经与头部券商开展紧密合作,筹备优质被投创新企业申报科创板。

  机构关注流动性

  与交易量问题

  日前在2019“陆家嘴资本夜话”年度高峰论坛上,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就科创板企业选择、投资者门槛等热点问题作出了表态。他直言,VIE架构和红筹股都可以在科创板上市,并且将设置投资者门槛以及上市公司退市条件。

  对于VIE架构和红筹股允许在科创板上市的表态,达晨创投相关负责人表示,首先要考虑退出时候的因素。此前有投资VIE架构的公司,比如分众传媒尚未推出,最终这些企业真实的投资回报如何才是决定性因素,上市仅仅是第一步,能退出帮投资人赚到钱才行。

  “作为股权投资机构,我们最关注的还是科创板的申报条件。”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邵俊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科创板有望实现市场期待已久的一些制度创新,如实行注册制、放开同股不同权要求、放开盈利要求、促进自主创新、高科技企业以及吸引注册地在海外的企业或海外投资者直接参与等。

  尽管当前科创板的具体规则制度仍未尘埃落定,但业界人士预估,科创板大概率仍然会设置营业额或者利润的要求。

  据毅达资本创始合伙人黄韬目前了解的情况,科创板的标准讨论主要关于三大方面:一是行业范围,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等领域成为聚焦点;二是年增长情况和研发投入;三是财务指标要求。

  在制度设计中,黄韬认为,适当的投资者门槛标准和完善的退市制度是至关重要的。他表示,此前新三板的困境一定程度上由于投资者门槛标准较高,导致有限的合格投资人才能参与,市场流动性较为匮乏;其次,完善的退市制度可以避免出现新三板“只进不出”导致的堰塞湖现象。与此同时,他还建议,应当充分借鉴纳斯达克和其他较为成熟的国外资本市场,在调整上市门槛的同时不断完善证券投资领域的相关配套制度和法律,例如加强对证券造假的处罚力度等。

  华睿投资董事长宗佩民也建议,可以在总结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经验教训基础上,真正推出与国际接轨的制度,如果试验成功,对改革整个中国资本市场都有积极示范意义。“希望监管部门放下包袱,在制度设计上市场导向,对标国际,敢于超越,把科创板打造成为国际领先的科技创新板。”

  分享投资创始人白文涛表示,如果有营业额或者利润要求,就会把一些新药研发企业排除在外。因此他呼吁,能否对于新药研发企业有一些特殊的政策,比如在新药没有研发成功之前,先不要求销售额和利润。

  此外,白文涛还建议,科创板要有足够的流动性和交易量。尤其流动性,就是科创板的命门。“希望科创板的价格由市场定,最重要的是流动性。科创板要把更多的投资人请进来做交易。”白文涛说。

  希望减少行政干预行为

  在诸多投资人看来,在科创板上试行注册制无疑是最大亮点。

  不过,根据施东辉日前的表态指出,注册制绝不是不审核,还是要审的,会看公司经营的业务和传统道德是否符合。

  盈科资本合伙人周晓晨认为,此番表态,进一步管理了市场的预期。此前市场对注册制存在一定误解,现在表态清晰了注册制不是不审核就能上市,也需要审核。

  朴素资本董事长梁斐认为,试行注册制决定了科创板的特殊性,交易环节可能会引入T+0制度,取消涨跌停板制度。“需要在投资人方面设定一些门槛,比如对机构投资人引入做市商制度,对个人投资人设定投资经验的时间要求、持有金融资产的总额要求,正确评判个人投资者的风险偏好。”

  他进一步补充说,首先,监管需制定严格的信息披露标准和执行力度,从受理、审核、注册、发行、交易等环节都需要真实全面地披露信息,避免内部交易,降低信息不对称。其次,注册制应与退市制度对应,显著提高上市公司的违法成本,对于通过造假取得巨大利益的发行人,应制定严厉的处罚制度。第三,做好投资者权益保护,不仅从准入的金融资产标准、投资时间限制,还要做好投资者教育。

  “科创板的设计,将让A股市场呼唤已久的注册制改革,真正得以实行。”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认为,科创板要取得成功,关键就在于市场化和法治化。

  张维建议,未来科创板不要设条条框框和行业咨询委员会,在制度上尽量减少认为的行政干预,让市场自我选择。此外,国际上成熟的资本市场,都有相配套的法制体系,张维认为,未来科创板要走出“沉疴”,必须依靠法治。

  “投资项目都在期待国家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推行注册制,尊重市场规律,减少行政干预,让科创板生得磊落,长得健康,真正对国家创新战略的确立发挥关键作用。”宗佩民也表达了类似的意见。

  邵俊则坦言,他个人十分期待科创板的设立能够切实促进科技创新,为具备先进核心技术壁垒、产业自主性较强、有潜在进口替代能力、研发投入较高且初期成本压力较大的企业提供资本市场支持。“科创板及注册制试点,将为人民币资本市场注入源头活水和长期发展的活力。”

  储备项目蓄势待发

  尽管科创板具体的规则制度仍未出台,但创投机构表示,自己已经基本准备好了。

  达晨创投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他们正在热切关注科创板的进展,希望能有被投企业冲击到首批上市的名单。当前达晨创投也已经成立了相关小组,正在认真准备。

  “德同资本正在与券商紧密合作筹备优质被投创新企业申报科创板。”在邵俊看来,德同资本长期专注于挖掘科技创新企业,其重点投资的行业与企业都和科创板的潜在目标与要求高度重合。

  “科创板服务重点是尚未进入成熟期但具有成长潜力的创新型中小企业,重点支持的行业包括电子信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等五大关键领域。”邵俊说,德同资本主要投资方向,正是围绕消费分级/TMT、医疗健康、高端制造与节能环保这三大领域中具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创新型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