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广东观音山:东莞李满堂被传即将落马内幕超乎想象

发表于:2019-02-27 16:05:07

广东观音山:东莞李满堂被传即将落马内幕超乎想象

  东莞樟木头镇有个国家4A景区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2018年游客数量也突破150万人次,为东莞旅游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然而,网络上居然有媒体报道东莞樟木头镇政府负债16亿濒临破产,这个消息更是让东莞再次被世人关注,其中被报道的镇政府领导就东莞长安人李满堂,他曾在樟木头镇镇委书记位置上四年多。在他上任樟木头镇之前,这个镇可没有那么多负债,这到底有怎样的内幕呢?说出来很吓人,绝对超出人们的想象。

  李满堂,这位从部队转业的党政干部,在当选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之前,曾在四个镇累计工作20余年,且均在主要领导岗位。据了解,李满堂转业之时已经是连长职务,1986年年底他回到长安镇,在武装部谋到一个干事职务,而后由武装部干事、党政办副主任、锦厦书记、党政办主任、镇党委副书记、长安房产公司经理,历经八年时间内,由武装部干事至镇委书记,而后主政东莞东部四镇,直至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58年12月的李满堂为东莞长安人,广东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担任东莞市人大副主任之前,李满堂曾主政东莞东部四镇,担任长安镇党委书记5年,东坑镇党委书记3年,横沥镇党委书记5年,樟木头镇党委书记4年。2014年1月,他当选为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2000年初,东莞市各镇党委换届采取差额选举。令人大感意外的是,时任长安镇党委班子“班长”李满堂竟然落选。个中缘由如今鲜有人谈起。落选后的李满堂,上到市委机关担任副秘书长。不久,他被任命为东坑镇委书记,在这一任上干了接近3年。

  据知情人透露,李满堂在长安时,变卖国有资产;在东坑时,赌博猖獗;其在横沥时,黑社会现象猖獗。这些年间,其私下操作,卖出了这几个镇的不少的土地,中饱私囊。其中李满堂在长安镇任职期间,将属于镇政府的国有资产,当时价值3、4个亿的长安大酒店,以1.1亿的低价买入,李满堂的老婆有35%的股份,其三弟及其他人有65%的股份。到2013年底,因为风声紧,对外宣称以0.7亿元转手卖出去了。

  2008年8月,李满堂上任樟木头镇书记,2012年11月,离开时负债16亿,濒临破产,当地官员称不出奇。

  据第一财经日报2012年11月份报纸报道“传东莞一镇政府,负债16亿濒临破产,官员称不出奇”。根据报道内容,文中提到的正是东莞樟木头镇,文中称“对于日前网络上关于樟木头镇政府收不抵债,负债16亿元而濒临破产的质疑,东莞市政府办公室,一位官员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不知情”,但他表示,即便樟木头镇政府真的有十几亿负债,也不出奇”。李满堂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负债问题每个镇都会有,只是数量多少,压力程度的差异而已,樟木头镇的属于全市中等水平。”

广东观音山:东莞李满堂被传即将落马内幕超乎想象

  据知情人透露,李满堂在接受樟木头镇的时候,镇政府财政余额是6个亿,而到他离开却是负债16个亿,前后22个亿的惊人差额,钱去了哪里?至今成了一个谜。更有惊人传说,李满堂为了怕查账,竟然指挥办公室主任和副主任,把镇上十多年来的单据和账本全部烧毁,谎称火灾,该两人都是李满堂从横沥带到樟木头镇的亲信。副主任现在已经离职,正主任刘东风调到樟木头文管局当局长。而最绝的是,他2012年12月离开樟木头,火灾发生在2013年1月,时间点把握得这么好,这么处心积虑的安排就为撇清火灾和自己的关系。然而,此事一旦有调查组介入,必然会露出马脚。

  据知情人说,李满堂从2009年到2012年间,在镇里开发的商业楼盘里以极低的价格,估计是半买半送,到手了十几间商铺,然后每月找人去收租,每个月光收租就有不菲的纯收入。

  更有惊人爆料说,2011年李满堂在香港的豪宅里屯了整顿的黄金,并且经常从东莞到香港去享受“隐形富豪”的生活。

  从李满堂调到樟木头镇出任镇委书记后,就很渴望在时任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面前留下好印象,做出些突出“成绩”。在几次工作汇报中,他也听出了书记大人对自己管辖的樟木头镇的兴趣所在,于是,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磨难就开始了。

  强行收购东莞观音山公园要从2006年说起,当时,樟木头政府下文要求中止与观音山的合作,时任副镇长的罗伟伦口头提出以3000万元收购观音山,并下文以“民营企业不能办旅游景点”为由要强行收购。观音山方面以合同期限未到,不符合合作精神为由拒绝。从此两方便拉开了“收购与反收购”大战的序幕。

  2009年以来,樟木头镇委主要领导李满堂和罗伟伦在全镇会议上多次公开表示,要“尽快解决观音山经营权问题”。李满堂曾约见观音山负责人黄淦波,提出以1亿元收购观音山,而此时公园的投入已超过3亿元以上,此事后在国家林业,旅游等有关部门的介入下,观音山这场旷日持久的收购风波才暂时平息。

  2009年5月,李满堂为了抢夺观音山公园,强迫公园管委会负责人辞职,并承诺给管委会负责人立即授予镇委宣传部办主任的职位,进行诱惑。

  2010年收购风波再起,樟木头镇政府牵头要求观音山所在村委---石新村社区以“不适合合作”为由,欲通过法律途径强行吞并观音山,并且一直诉状将观音山告至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终止双方合作。当地媒体曾当面采访时任樟木头镇党委书记李满堂,李满堂表示:樟木头镇政府与观音山公园方面一直就经营权和合约问题存在司法纠纷。据相关证据显示,1999年签订的50年合作开发合同,手续齐全,并无任何问题,且与樟木头镇政府没有经济关系。后来,经最高法院一纸宣判观音山公园胜诉,给强行收购观音山公园,画上了永久的休止符。

  在多次强行收购不成后,观音山公园的发展,也开始处处受阻,事事受刁难,观音山公园的发展总能遇上当地政府的强力干预,在申报国家级森林公园过程,在当地多次被拒绝,最终观音山公园只好直接向广东省林业局申报,后成功获批。同时观音山公园还曾被强制“免费”。2007年1月,东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通知,要求观音山公园免收门票,这让观音山面临关门歇业的困境,后经国家林业局等有关部门介入,才于同年5月份经东莞市政府批准恢复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