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民企融资难,政策发力还要配合资本市场改革

发表于:2019-02-27 01:37:06

闫斐/文 2月1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从加大金融政策支持力度、强化融资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积极支持民企融资纾困等方面,对进一步切实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提出了要求和具体措施。《意见》指出,要坚持公平公正、聚焦难点、压实责任、标本兼治的基本原则,以实现以下三方面的主要目标:一是各类所有制企业在融资方面得到平等待遇;二是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得到切实改善,融资规模稳步扩大,融资效率明显提升,融资成本逐步下降并稳定在合理水平;三是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得到有效缓解,充分激发民营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

总体而言,《意见》聚焦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问题的深层次、制度性、结构性因素,从宏观、货币、财政、监管、金融基础设施、市场规则、外部性、营商环境、激励与问责机制等多角度入手,对症下药,政策措施兼顾短期实效和长期制度建设与完善,力求通过金融主管部门、地方政府、金融结构、民营企业自身努力等多方通力合作,标本兼治,从根本上加强对民企融资纾困的支持、化解危机。

第一,阻碍民营企业融资和发展的制度性、结构性症结,有望得到破冰和逐步解决。《意见》基本原则第一条“公平公正”,提出要“坚持对各类所有制经济一视同仁,消除对民营经济的各种隐性壁垒”,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推动金融资源配置与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更加匹配,保证各类所有制经济依法公平参与市场竞争”。《意见》另一大原则就是“标本兼治”,同时也将这一原则贯穿具体政策措施的始终。《意见》指出,要“精准分析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背后的制度性、结构性原因,注重优化结构性制度安排,建立健全长效机制,持续提升金融服务民营企业质效”。

第二,通过完善激励约束机制,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的意愿、实际能力和有望进一步增强,继而实现民营企业融资规模占比的提升。《意见》第二条基本原则“聚焦难点”,提出要“着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重点解决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不敢贷、不愿贷、不能贷”问题,增强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意识和能力,扩大对民营企业的有效金融供给,完善对民营企业的纾困政策措施”。为此,《意见》提出要“从宏观审慎角度对商业银行储备资本等进行逆周期调节;把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质量和规模作为中小商业银行发行股票的重要考量因素;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贷款规模增长快、户数占比高的商业银行,可提高风险分担比例和贷款合作额度”。

具体而言,《意见》在要求实施差别化信贷支持政策中强调,要“合理调整商业银行宏观审慎评估参数,鼓励金融机构增加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加大对民营企业票据融资支持力度,简化贴现业务流程,提高贴现融资效率,及时办理再贴现”、“深化联合授信试点,鼓励银行与民营企业构建中长期银企关系”等。不仅如此,《意见》还提出,要“有效提高民企融资可获得性,新发放公司类贷款中,民营企业贷款比重应进一步提高。贷款审批中不得对民营企业设置歧视性要求,同等条件下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贷款利率和贷款条件保持一致”,尤其是“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要主动作为,在提高民营企业融资可获得性和金融服务水平等方面积极发挥‘头雁’作用”。

2月25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了贯彻落实《意见》精神的八大方面、23条细化措施。《通知》要求,商业银行于每年年初制定民营企业服务年度目标,在内部绩效考核机制中提高民营企业融资业务权重,加大正向激励力度,银保监会也将于2月底前明确民营企业贷款统计口径,后续将按季监测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的贷款情况,进一步加强考核、督导和检查。

第三,纾困政策实施力度有望得到加强,节奏进一步加快。此前纾困措施总体实际效果不及预期的事实,已被决策者注意到并高度重视,且下决心要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局面。以2018年四季度由50家券商出资545亿元的券商纾困资管计划为例,截至2019年1月,仅有19家券商进行了投资,涉及25家企业,累计金额仅为85亿元,占出资总规模比重的15%。为此,《意见》提出要“加快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和证券行业支持民营企业发展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研究支持民营企业股权融资,鼓励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营企业发展支持基金。支持资管产品、保险资金依法合规通过监管部门认可的私募股权基金等机构,参与化解处置民营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

第四,债券、股权融资或将迎来持续稳步增长。《意见》提出要加大直接融资支持力度,“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扩大直接融资,完善股票再融资制度,加快民营企业再融资审核进度,结合民营企业合理诉求,研究扩大定向可转债适用范围和发行规模,支持民营企业债券发行,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民营企业债券投资力度”。2月26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当前我国金融服务的供给尚存在一些结构性缺陷,金融资源配置的质量和效率还不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要求;为此,要坚定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破除制约资本市场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拓宽股权融资渠道,提升资本市场发展质量。

第五,民营企业融资担保、增信和风险补偿体系将进一步完善,覆盖范围也将得到扩大,有助于提振市场风险偏好。《意见》提出要强化融资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着力破解民营企业信息不对称、信用不充分等问题,其中包括“发挥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引领作用,推动各地政府性融资担保体系建设和业务合作;鼓励有条件的地方设立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贷款风险补偿专项资金、引导基金或信用保证基金,重点为首贷、转贷、续贷等提供增信服务;支持征信机构、信用评级机构利用公共信息为民营企业提供信用产品及服务,聚焦民营企业融资增信环节,提高信用保险和债券信用增进机构覆盖范围”等。

第六,金融机构的责任和考核、问责压力进一步加大,成为政策落实的重要保障。《意见》第三条原则“压实责任”中,通过进一步明确和强调包括金融管理部门、财政部门、地方政府、金融机构等相关各方在加强针对民营企业金融服务过程中的责任,强化压力和问责,助推政策措施的有效落地;尤其是“金融管理部门要切实承担监督、指导责任,财政部门要充分发挥财税政策作用并履行好国有金融资本出资人职责,金融机构要切实履行服务民营企业第一责任人的职责”,以便“让民营企业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