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国务院参事夏斌:中国经济已被房地产绑架

发表于:2019-02-14 15:30:28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夏斌: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被房地产绑架

play 夏斌: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被房地产绑架

  新浪财经讯 新浪·长安讲坛(总第329期)3月29日在清华大学举行,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南开大学国家经济研究院院长夏斌担任主讲,题目为《如何认识和化解系统性风险》。

  他在演讲时直言:“实际上中国经济到现在已经被房地产市场绑架了,房地产市场不整,中国早晚出大事。” 

  夏斌认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理念的提出,正是近十几年来,房地产政策碎片化导致的教训。“我相信党中央是坚定不移地扭过来,不扭过来中国经济没法太平。”

  2016年底,中国涉及房产的贷款有26.7万亿,占全部银行贷款25%。到现在,真正和房价、地价相关的贷款已经达到了70%。目前中国银行放款多需担保抵押质押,而这些贷款中,用房产,用厂房,用土地做抵押贷款,占到整个贷款的30%到40%。

  “这样背景下,房价已经是属于资产。”夏斌表示,如果资产价格一跌,跌掉10%,20%意味着什么?贬值了都,多少银行贷款就还不了?那么多涉房的贷款和融资,从这个角度来讲就会出现泡沫。

  这个问题引起了夏斌的高度重视,虽然现在提出了房地产市场要建立长效机制,但长效机制包括很多内容,而这些长效机制什么时候出来?这些长效机制怎么配合?

  夏斌呼吁,应尽快建立一个确立长效机制的房地产统筹研究小组。可以由住房建设部挂帅,人民银行,银监会,发改委,财政部,几个部门共同研究,一项项政策怎么出,目标就是长效机制。“不能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了,绝对不能这么干。”

  以下为演讲摘编:

  经济转型时期是金融风险高发期

  发货币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产生新产出,没有效益就是多。

  现在为什么要重视金融风险?简单地来看,我想说第一个观点是,在经济下行,经济转型时间,是金融风险最容易发生的高发期。

  我把1982年到1999年的GDP增长曲线和把美国危机以后2007年到2009年的增长曲线放在一块,大家看都差不多,都基本跌掉了一半增长速度。经济往下走的曲线是最容易发生不良贷款,发生金融风险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建国到现在,1948年开始发中国人民银行第一张钞票,发少得可怜得要命,就从1949年到现在已经60几年了,我说从1949年到2008年这60年间M2累计增长47.5万亿,2009到2012年那4年,宽松政策,温家宝总理最后四年干了50万亿,也就是说从建国到2012年一共是97.5万亿,一半是这四年干的,2013到2017年这5年又干了70万亿,也就120万亿,加47万亿就是167万亿,这就是2017年底我们整个市场上的货币,这么多。也就是说,167万亿中间120多万亿是这近9年投放的,这么多货币。

  当然,货币多一定是坏事儿吗?我们很多搞经济理论的,甚至我们的行长都在说中国是个高储蓄率国家,中国资本市场不发达,间接融资为主,中国文化这个那个,中国的M2口径和国外口径不一样,中国货币多有它的客观原因,可能有一部分原因,但咱们不就货币讲货币,咱们发货币是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产生新的产出,咱们从这个角度分析,你有没有效益?没有效益就是多。

  全社会的杠杆率,我用的是报纸上的数字,2016年杠杆率257,2017年增长势头有所减缓,但是还是很高,非金融企业负债总规模,2010年到2015年平均增长16.6%,比同期名义GDP增长快6%。借钱很多,这家收入产出相对于借钱的速度慢了,他怎么还钱啊?这就是简单的道理。

  债务产出比来看,借了那么多钱能不能还?就看增量资本产出比,每增一元GDP所需的投资,从2010年的4.2元增加到2016年的6.7元,因此在经济增速下行的时候,持续的过多的货币投放,表现为企业销售收入下降、利润下降、必然是企业亏损或者破产以及带来的失业压力加大,所以就这个逻辑讲,必然爆发风险,不爆发风险才怪,不爆发风险才不叫市场经济呢。

  这么多货币投放,借了这么多钱你能还再多的钱也不怕,你不能还速度一下来,速度一下来销售收入就下来,销售收入下来意味着利润下来,利润下来意味着你原来签的合同订的契约,要还的钱利息都还不了,有的本金又还不了,再加上中国的特色,国有企业占有这么多垄断地位,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在这样的情况下得不到融资,马上就暴露问题。这是我想讲的,为什么在经济速度下行的时候是高风险易发期。

  最关注的是房地产泡沫风险

  要尽快建立一个确立长效机制的房地产统筹研究小组。

  最近微信上讲,有专家李杨说,中国的家底能够禁得起1.5次的危机,但这是标题,也可能是标题党。这个危机是按照资产有多少多少算的吗?我前面讲了,是传递性快,是突发性的事情,来了来都来不及,到那个时候东西谁都不要了,换现金为王,都要换现金了,这是按照我的财富资产多少,负债多少,个人财富多少,房产多少,房产都是过眼财产,都算在一块有多少,不能这么算。

  我认为系统性风险爆发是个别的分散的局部的风险,在一定条件的催化下,在某个时点经过一系列环境风险传递和连锁反应才会呈现全球性的系统性特征,但是在风险没有爆发前,不会马上形成对全社会资产负债表的“缩表”效应,风险一出来,马上资产负债表就会缩水。

  我们整顿不过来就是没有经过一次缩水,说心里话,是慢慢的还是让它缩水。有些重组了,有些破产了,有些市场出清了,那不就是退出市场了嘛。那它的负债方式,银行贷款,那么银行不良资产就增加了嘛,资本金就减少了嘛。这就是资产负债表连续缩水的过程。

  我认为不会马上形成资产负债表缩表效应。不会对宏观经济总量如GDP、总需求、总投资、破产、实业等宏观指标,形成直线下降的重大冲击。不像1929年、1933年美国大危机,一下子失业率提高到多少多少,GDP降到多少多少,一下子都是两位数的下降,中国没有爆发前是看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