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财经 >
热门新闻
概念股研发投入加码 工业富联投2018-11-30
玉龙市场监管局着力保障学校食2018-11-19
金融政策转向的“核心逻辑”:弱2018-11-27
股权质押拆雷时刻:一场杠杆转移2018-10-31
建水森警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2018-11-19
国常会:听取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汇2018-11-29
力度空前!国资委主任最新表态:2018-11-07
海外文献推荐(第63期):劳动杠杆2018-11-22
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11-29
我省首批“农作物植保员”将持2018-11-17
沪滇劳务协作宣传入村进户2018-11-24
银保监会正抓紧制定专项产品 明2018-11-30
文山州召开三七“三标”联用工2018-11-18
安宁市检察院发放国家司法救助2018-11-26
中日正式签署AEO互认安排 进出口2018-10-27

一个上市公司老板的心路独白:我是如何走上股权质押不归路的

发表于:2019-02-14 08:05:2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这一生,什么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没想到临退休,还要来一次生死之搏。”对话中,苏阳很是无奈,“除公司股份外,别看我的家庭资产超过5亿,可连同公司,负债已经80多亿。那些我所拥有的东西,说不定哪一天就不是我的了。”

苏阳前不久刚把手中持有的A股上市公司“云飞扬”所有股票进行了质押,市值打对折拿到了15亿贷款,质押股份比例为总股本的38.3%。

“其实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股权质押贷款是个坑,但是没有办法啊,很多开销,不是圈内人,你根本无法想象,而公司就几乎从来没有过不缺钱的时候。”

百亿老板怎样炼成:不想被人嫌弃

盟君和苏阳相识8年,从他还只是个年产值2亿左右的机械装备公司老板开始。

“如果没有遇到刘峰,现在的我,可能是另一番光景。”苏阳想起了2009年7月9日,第一次在河边步行街喝啤酒时与时任“大华”证券投行部总经理刘峰初次相逢的情景。

“那天的前一天,我女儿满20岁,很多亲朋好友来庆生,我高兴,喝多了,第二天下午才起床,就跑到河边步行街喝点啤酒醒醒酒。”想起女儿,苏阳一脸幸福,正好刘峰在隔壁桌与朋友玩扑克牌,纯粹娱乐,三缺一。

刘峰正好看到苏阳一个人,年龄也就比他略大十来岁,便邀请苏阳一起玩,苏阳看刘峰也不像阴险奸诈之人,心情也不错,就这样认识了。

一来二往的,苏阳和刘峰成了好朋友,刘峰的专业和为人、苏阳的勤恳与商业操守,都吸引着对方。

刘峰认为,像苏阳这样技术型企业家、管理规范、从不拖欠员工工资、从无商业纠纷、每年盈利状况甚好的精密制造业企业,就应该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主力成分,而商业市场,不进则退,如不迅速做大做强,则极有可能被淘汰。

在刘峰的帮助下,苏阳很快转型成功,通过引进并购资本,横向收购扩张,把一批产能、客户市场、技术等收罗账下,三年不到,年销售超过20亿,平均几倍的年增长,终于在2014年敲响了中小板的大钟。

那时候,正是中国并购市场迅速回暖加速的时期。我们用几张统计表来一窥当年的热闹场景。

一个上市公司老板的心路独白:我是如何走上股权质押不归路的

一个上市公司老板的心路独白:我是如何走上股权质押不归路的

一个上市公司老板的心路独白:我是如何走上股权质押不归路的

“知道我为什么从一向谨慎稳扎稳打的经营思路中跳出来大干快干吗?”这时候的苏阳,盯着眼前的白开水杯,一步也不想离开,“都是虚荣心闹的!”

2009年的时候,销售2亿,净利润在15%左右,苏阳的日子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高不可攀,惬意至极了。赚来的钱除了置产,送女儿出国留学,就是一家子的用度开销,剩下的都在银行躺着呢。

“当时心态真不好,何必去跟别人比拼呢?”苏阳在经历过几次尴尬之后,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二次改变。

第一次尴尬。2010年1初,苏阳经商圈子的朋友介绍他去一个高级会所骑马,顺便带他去包厢跟一个百亿级上市公司大佬打个招呼,结果对方没起身,连正眼瞧他一眼都没有,就更别提给个座位了。

“我也不差钱,凭什么看不起我?”苏阳没有怪这个大佬有多么的不礼貌,认为有没有修养是对方的事,跟自己没关系,但这个窝囊气给他触动还是很大的。不过并没有过多的往心里去。

第二次尴尬。没过多久,一个新的顶级会所开业,股东及会员的基本要求是收入10亿以上,朋友带苏阳去捧场,全场总共也就20来人,其他人苏阳一个都不认识。

主人倒是很客气,苏阳平时不太善于应酬,无聊之下就随便拿了一瓶红酒倒上半杯,两口就喝掉了。

苏阳的这一动作,被一个张姓的大佬发现了,也许是喝多了,还是个大嗓门,“红酒哪是你这样喝的?一看就是土包子!谁让你进来的?(我)交了500万,怎么能跟他在一个圈子?”

苏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会所,心里五味杂陈,“500万,老子也有!”

“那次是真的伤了我心,红酒嘛,不就是拿来喝的,哪样喝不是喝?非要装逼才高大上?”苏阳下定决心,要跟上时代,跟上圈子。

“现在想来,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当你走进一个所谓更高圈子的时候,你会发现,前面还会有更高的圈子,照样可能被人所轻视。过得快乐自在才是真生活,纯粹为了别人的评判、别人的眼光而委屈改变自己不值当。这是病,得治!”

第三次尴尬是在高尔夫球场。说实在的,苏阳并不喜欢这项运动,不过圈子里盛行,也就先去体验体验,随便买了一套装备,应付应付,如果喜欢,再另做打算。

结果一路上,参加活动企业家们基本没咋讨论球技,也没多沟通商务层面的事情,主要干了两件事,一是赌杆数,十万八万一杆不等;二是拿装备比价格,你的30万,我的50万,还有个全套加起来130多万的,结果,这个冠军赢得了普遍的“尊重”,打球最好的那个在饭桌的末排呢。

显然苏阳受伤最重,球友们一看他的装备,一路上全是“哈哈”。

于是,苏阳主动联系刘峰,告知想要成为中国顶级圈子的一员,同时参加各种高级商务礼仪培训等。

而刘峰果然不负所托,2014年把“云飞扬”送进了中小板,开盘当日市值98亿。苏阳如愿以偿跻身于新一阶层的“人上人”。

大肆并购:一时痛快一路喷血

光环的背后,却是无尽的辛酸。

为了实现百亿级上市公司大老板的梦想,苏阳吃尽了苦头,尽管他已经比大多数中小企业家幸运多了。

“你想想看,到10年前后,我能攒下来的钱,顶多也就3000多万,公司账上也有3000多万,跟我爱人共同持有,也就总共6000万,根本吃不下体量稍微大一点的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