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365理财网 > 理财APP >
热门新闻
原油11月跌20%创下13个月新低 上2018-11-27
推动软件名城创建 青岛重点培育32018-11-02
武汉二手房市场加速调整 前十个2018-12-04
湖南等14个省( 区 )47 种进口抗2018-11-23
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参评范围明确2018-11-28
iOS12正式版带来大量App更新:支2018-11-02
深圳正告别炒房时代 10月一手住2018-11-24
油价又要降 幅度较大每升或下降2018-11-28
平安银行APP下架“房租贷”2018-11-02
京东11.11国货品牌受用户青睐,2018-11-24
国际油价29日小幅下滑2018-12-01
滴滴出行拼车专利侵权案细节:请2018-11-05
降!油价11月16日24时开启,有望2018-11-24
今日国内油价格喜迎“三连跌” 92018-12-02
南绕城高速公路年底前有望建成通2018-11-21

App数据归属谁,建多少交易所合适?涂子沛这么说|数据新价值

发表于:2021-09-15 17:48:56

App数据归属谁,建多少交易所合适?涂子沛这么说|数据新价值


《吕氏春秋》载,“一兔走,百人逐之,非以兔可分以为百也,由名分之未定也”。大意是很多人去追逐一只兔子,并不是这只兔子够大家分,只是因为谁抢到谁得。

“今天的数据就像是这只兔子,因为权属不清晰,就只能用一种野蛮的方法来分配,谁得到就归谁。”大数据专家、数文明科技(广东)有限公司CEO涂子沛说,发展数字经济,数据确权应该是数据治理的一个前置性问题。

App数据归属谁,建多少交易所合适?涂子沛这么说|数据新价值


通讯员/受访者 涂子沛 供图

在接受南方日报、南方+记者专访时,涂子沛由数据的归属问题入手,围绕数据权属界定、数据采集规范及数据交易问题进行了探讨。

<" poster="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109/15/d77409cd-a25b-4656-8282-e6ebff5a06e9.jpg">

App数据归属谁,建多少交易所合适?涂子沛这么说

App数据归属谁,建多少交易所合适?涂子沛这么说|数据新价值


数据采集

采集敏感度数据应设定资质

涂在涂子沛看来,今天的数据社会还在数据碰撞的过程,社会的数据联通还未完全形成。以银行为例,银行在信贷审批中,需要获得企业的纳税信息,也只能从少数几个部门获得数据。

涂子沛设想,如果银行像“八爪鱼一样伸出触角”联通不同机构,以便更好地服务信贷业务,但现实是,很多机构都没有形成这样的触角,数据流通的关卡没有被打通。一方面,基础设施还没有建设完备,另一方面是数据联通之后缺少技术的保障。

为了避免数据不足,不少机构疯狂采集数据。正如被追逐的兔子,数据引起了野蛮追逐。

例如,一开始用户在网购时,并没有意识到购买记录等数据是有价值的,一些平台正是在大家没有意识到数据有价值的情况下,就完成了大数据的积累。

涂子沛认为,首先应该对数据的来源进行规范。目前,政府是最大的数据采集者,各级政府采集很多数据,数据之间的科学性、经济性、合理性,都值得深入思考。

“政府数据采集往往各自为政,存在重复采集现象,不同部门的数据甚至相互矛盾。它们总是认为,自己采集到的数据才更可信,这大大影响政府公开数据的权威性。”涂子沛说。

这种局面,伴随着一项新的机制有望得到改善。今年5月份,广东省出台了《广东省首席数据官制度试点工作方案》,过去两个月,广州、深圳、珠海、茂名、河源已经相继落地“首席数据官制度”的实施方案。

涂子沛认为,试点建立首席数据官制度,是一次针对数据治理问题的改革。数据采集就应该赋责给首席数据官,首席数据官要对数据采集牵头负责。

除了公共数据,商业数据的采集资质也要纳入规范的轨道上。涂子沛注意到,疫情期间,企业采集了大量人脸识别等数据,“人脸是辨识度比较高的生物数据,企业能不能采集人脸,什么样的企业才能采集,都应该有一个明确规范”。

App数据归属谁,建多少交易所合适?涂子沛这么说|数据新价值


数据归属

App数据为用户与商户共有

当大家意识到海量的数据汇聚成金矿时,金矿到底归属于谁,接下来就是数据确权的工作。

例如,用户在日常使用App时,常常出现App收集用户数据的要求,甚至只有在同意授权之后才能使用。App收集用户信息不仅引发隐私保护的难题,更核心的问题是,用户使用这些服务时留下的数据到底归谁所有?

“现在的数据市场,就好像是谁拿到就归谁所有。”涂子沛认为,首先需要明确App收集的数据不仅仅为App供应商所有,用户对这些数据也有所有权,起码是供应商和用户共有的关系。

但显然,凭借用户的力量,难以索取这种所有权。涂子沛指出,个体维护数据所有权的成本过高,加剧了数据的所有权语言不详的现状。单条数据的价值或许不值一提,即每个人在数据市场上丢失的权益都是一点点,但如果个体去追索这种权利,要付出比数据权益更高的成本。

厘清数据的权属是否会限制数据的流通?涂子沛认为,长远来看,不对数据的主权问题进行梳理,对于数据的发展来说将矛盾丛生和不可持续。